欢迎来到历史网情怀文学阅读,人生流金岁月,情怀经久不忘。

历史网情怀文学

当前位置:首页 → 文学阅读 → 人生

明天什么样,后天就知道

网络 咸泡饭2015-03-14编辑:游梦回仙 [字体:  ][全文][关闭]
明天什么样,后天就知道

....^1^....

那是骑着单车还能恋爱的时代。

有乐队在空洞的废弃教学楼里玩音乐,有人在谈论诗歌,高声说出梦想也不会被人笑话。

那时候,张叉叉还在拼命读武侠,对喝酒吃肉的江湖心怀向往。江湖中人没有正经营生却永远有银子花,这是张叉叉无法成为侠客的根本原因。那时候,我们还很随便,分分钟就喜欢上一个姑娘。张叉叉把他喜欢过的姑娘都写进了文章里。在纸上的世界里,他过得活色生香,二八佳丽打破脑袋抢着要跟他好。可事实上,他连姑娘的发梢都没挨过。

那时候,我们住简陋到极致的集体宿舍。那是一片新建的厂区,位于荒郊野外,没有电视,没有网络,没有游戏机,没有报纸杂志,没有年轻姑娘,没有一切精神生活。我对原始人般的生活现状表示不满,整天喋喋不休地抱怨,但为了钱不得不继续坚守。张叉叉却显得很无所谓,他以冲凉为乐,从夏初一直冲到深秋。

放假的日子,我们赶紧骑上破单车,穿过金黄色的油菜花的海洋,穿过炊烟袅袅的村庄,穿过海风腥臊的渔场,骑行两个多小时,终于来到繁华的市中心。我们大口呼吸着城里的空气,拼命往人堆里钻。只有在那个时候,你才觉得人类那么亲切,才意识到扎堆那么重要,就连路边循环播放的招揽顾客的烂俗口号都格外动听。我们穿梭在大街小巷,恶补资讯的空洞,似乎只是看一看琳琅满目的商品和表情各异的人类,就能获得精神上的无限满足。

偶尔,我们会无比奢侈地在旅馆开一间房,睡一晚,第二天继续流连于霓虹闪烁的城市腹地,直到下午才回到厂区。我觉得自己就要离开那块不毛之地了,但是我还没有攒到足够的钱和勇气。

张叉叉继续写小说,他把文稿保存在办公室的一台电脑上,很晚才回到宿舍。每次回来,他都兴奋地唠叨着字数和情节的进展情况,有时候他还会询问别人的意见。不过,谁也没认真听他的话,大家忙着发呆或者盘算未来,没空理会他。

我那时候打算报考美院,于是重拾画笔,和张叉叉一起坐在办公室里熬夜。张叉叉把键盘敲得劈啪作响,我的铅笔落在画纸上,也发出呲呲的声响。这两种声音使我的神经莫名地兴奋起来,运笔越来越快。我感觉到神灵的眼睛穿过浓重的黑暗在看着我们。我把这个想法告诉了张叉叉,他刚写完一个高潮迭起的段落,正无限满足地仰躺在椅子上。这时候,主管进来了,他默默看了看张叉叉的电脑界面,又看了看我手里的画稿,然后拉掉了电闸。他说:“都回去吧,别再浪费公司资源了。”

第二天,那台电脑不见了,不翼而飞的还有电脑里存放的文稿,那是张叉叉奋斗了20多个晚上的产物。不过,他没有表现出应有的悲伤和愤怒,而是一如既往地无所谓,他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都在这里,不会丢的。”

....^2^....

我们辞职了,并且迫不及待地搬离了那个没有美女的荒郊野外。新的住处离我报考的美院很近,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我因此有机会去美院蹭课,并且自此公然出入图书馆。张叉叉决定把躺在脑袋里的那本书写完,他淘了一台二手笔记本电脑,接上网线,从此蛰伏在家,像一个真正的艺术家。

每天都有好消息传来,比如某网站力邀他加盟,某机构又与他签约,阅读量创新高,粉丝数过万……只是,没有一分钱进账。他信誓旦旦地宣称自己即将成为万众瞩目的人气作家,日进斗金。

不过,在成名之前,我们还需要吃饭和交房租。那时候,我们都已经毕业,羞于沦为啃老族。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在文化公司找到一份兼职,给一本儿童杂志绘制漫画,张叉叉负责写动画脚本。这份并不费力的兼职却带来了颇丰厚的收入,结算工资那天,我们勾肩搭背、手舞足蹈,像两个神经病。晚上,我们对小餐馆的油爆肥肠和麻辣豆腐赞不绝口。张叉叉特意买了一罐啤酒,喝了几口,又向我要碳酸饮料了。夜色空蒙,微风醉人,走在回住处的路上,我感到莫名的振奋,忍不住唱起了歌。

那时候,虽然穷困潦倒,但始终相信美好的未来就在正前方。只要坚持,就能到达。

美院的招生考试结束,冬天已经深了,我匆匆赶回家。张叉叉也写完了故事,正通过网络卖力地推销。

....^3^....

回到故乡的小镇,一切都是熟悉而亲切的。父母的关怀备至令我感到惶恐不安,我承担不起那样无私的爱。落雪了,小镇宁静而乏味。早晨躺在床上,鞭炮声此起彼伏,和窗外单调的风景对峙,百无聊赖。亲戚们嘘寒问暖,聊些无关紧要的话题,关心庸常的生活。这个地方虽然温暖,但是用不了几天,我就会受不了它的乏味。用矫情的话说就是:在这里,我的内心得不到任何响应。

张叉叉已经不再把大富大贵的希望寄托在写文章这件事上,我也考砸了。我们意识到,当务之急是找份靠谱的工作糊口。造化弄人的是,我最终被一家媒体录取,从此走上与文字打交道的不归路;张叉叉却进入一家管理咨询公司,与他热爱的文字没有半毛钱关系。



网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