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世界历史 → 世界历史杂谈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天皇在侵华战争中做了什么?

杨津涛  腾讯历史  2015-11-23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利用内阁、军部的对立,裕仁天皇居于其间,对重大事务作出决策

  明治维新以来,日本实行所谓“兵政分离主义”。按照《日本帝国宪法》,一方面,天皇“总揽统治权”,内阁“国务各大臣,辅弼天皇,负其责任”;另一方面,“天皇统帅海陆军”,由陆军参谋本部、海军军令部辅翼,实行“统帅权独立”原则,内阁无权干涉。因为内阁与军部互不统属,又几乎在所有重大问题上都存有分歧,为实现“国策统一”,他们只能听从天皇“圣裁”。裕仁正是利用利益集团间的相互制衡,使自己处于决策核心。

  譬如,1937年12月,日军攻陷南京后,陆军提出不扩大战略,内阁则态度强硬,宣称要“不以蒋介石为对手”。这时的裕仁反对因对苏备战,而与蒋介石政权妥协,站在了首相近卫的一边。在缔结法西斯三国同盟、实行“南进”、对美开战等重大决策中,裕仁都起到了平衡各方意见,扩大战争的关键作用。①

  1945年初,日本败局已定时,东条英机、重光葵都提醒天皇,苏联将日本视为东亚的最大威胁,如果战争继续,日本将被“共产化”,危及国体。而天皇与大本营则相信,苏联在未来同英美的对抗中,会需要日本,寄希望于苏联出面调停。为此,裕仁甚至一度置《波茨坦公告》于不顾,直至苏联出兵东北。②裕仁这个政策选择,让日本国民遭受了原本不必的两颗原子弹袭击。

  在另外一些方面,裕仁也是权力机构分立的受益者。比如情报获取,因内阁与军部,甚至宫中集团、枢密院、外务省、陆军省、海军省等,彼此合作很少,但负有辅弼天皇的责任,只向裕仁分享情报。1942年6月,日军在中途岛海中战损失4艘航母,内阁、陆军还被海军蒙骗时,裕仁已清楚地知道了真相。战时被裕仁信任,曾任内大臣的木户幸一披露,“天皇非常了解战局发展情况。所谓天皇被蒙在鼓里的说法不正确……所谓属下蒙蔽天皇、擅自作战的说法也是不正确的。”③

  天皇的存在,压制了各机构对自身利益的过度追求,使日本需要一个统一决策时,就能迅速获得。但是自幼深居宫中的裕仁,缺少外交、军事经验,只能依靠宫中大臣与各种情报判断局势,很多时候的决断并不正确。同时,他也没有能力真正弥合政府与军部的关系,只是让两者保持表面上的“一致”,实则是暂时掩盖矛盾,为战败埋下伏笔。

  

  1936年,裕仁天皇一家。

  裕仁天皇不是不问政事的“立宪君主”,能充分行使统治大权

  为了提高这种多元体制的效率,日本在战时先后设置了“大本营政府联络会议”“大本营政府联络恳谈会”“最高战争指导会议”等。如果商讨的内容极为重要,还要有天皇出席,召开所谓“御前会议”。这个会议的意义之一,就是让外界看到,“内阁与军统帅部之间对需要商议的事务经过妥协达成合意”。④

  出于躲避责任的目的,裕仁在1946年初对身边人说:“所谓御前会议是个可笑的东西……会议出席者都在内阁会议或联络会议上取得了一致意见……(御前会议)纯属形式,天皇并没有控制会议气氛的决定权。”⑤表面看来,裕仁说的没错,确实是在内阁、军部召开的联络会议,做出决定后,才召开御前会议。裕仁绝大多数时候,在御前会议上也缄口不言,使自己看上去是一个真的立宪君主。

  但事实上,在御前会议上批准的各项政策,裕仁都在事前知道且同意。他通过“内奏”与“御下问”,间接处理国事。所谓“内奏”,就是军部、政府的重大政策,呈交天皇裁可前,需要先通过“内奏”告知天皇。如果天皇不同意,这项“内奏”就会被驳回,打回去修改,直到天皇满意。同时,天皇还会召见相关辅弼者,进行“御下问”。通过这些问题,天皇会暗示自己的意见。⑥

  裕仁对内奏极为重视,“有诱导性的提问和反问(如1938年1月15日对参谋总长闲院宫的对蒋介石态度的上奏)……甚至毫不留情地大声呵责(如1938年7月20日对陆相板垣征四郎张鼓峰出兵案的上奏)”。⑦近卫文麿、东条英机也为准备内奏殚精竭虑,甚至要命人编写《御下问奉答资料》备查。这些内奏经反复讨论,足以反映裕仁想法时,才会正式裁可,使之成为“国策”。仅1941年9月—1944年12月,陆军参谋本部的内奏就有95次。隐身幕后的裕仁,不必为决策失误担负任何政治责任。

  除此之外,裕仁还能通过大本营向陆军、海军发布“大陆令”、“大海令”;以发布诏敕表达对战争的意见。依照档案统计,二战期间,大陆令发至1392号、大海令共发361次,而关于军事的诏敕也有200多件。⑧这些都是裕仁天皇在日本近代特殊体制中,游刃于政府、军部之上,行使统治大权的明证。

  

  1938年,裕仁天皇主持御前会议。

  注释:

  ①⑦⑧陆伟:《日本对外决策的政治学——昭和前期决策机制与过程的考察》,博士论文,上海外国语大学2009年;②④(美)赫伯特·比克斯:《真相:裕仁天皇与侵华战争》,新华书店2014年;③⑥龚娜:《近代日本政治体制下皇权的运作机制》,《社科纵横》2013年第3期;⑤《昭和天皇独白(一)》,周铁山译,《中共中央党校学报》1991年第23期。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