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史海泛舟 → 口述历史 微信号盘龙历史网订阅精彩内容

我亲历的1967年遵义“迎江青”事件

徐凤翔  文史天地  2014-09-10  当前 条评论  收藏  报错 【大字 小字


  还有两年,我就80岁了,我在现在这座城市生活已经快50年了。这座城市是革命历史名城、万里长征取得伟大胜利的转折点——遵义。

  是1935年1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在红军第五次反“围剿”失败和长征初期严重受挫的情况下,为了纠正王明“左”倾领导在军事指挥上的错误而召开会议的地方。从而,遵义也就成了中共在极端危险的时刻,挽救了自身和红军,确立了毛泽东在党和红军中领导地位的吉祥之地。

  1967年元月,是纪念遵义会议32周年的日子。一进入元月,整个遵义城忽然间就热闹起来。因为早在半个多月前,就传言毛主席的夫人江青要来。

  那时“文化大革命”正进行得如火如荼,“伟大的旗手、伟大的助手”——江青在人们心中的地位自不必说。在这不常有大人物出现的城市,她要一现金身,其震动可想而知。作为遵义的一名市民,我有幸目睹了这一事件的前前后后。

  从元月初开始,人们就从四面八方陆续拥来。先是各家各户早早住满了亲戚朋友,继而旅店、饭店人满为患。渐渐地,一些居民开始发现窍门,趁机找点小钱用:在自己家里安排简易铺位,接待南来北往住不进旅店的人。即使这样,还是越来越满足不了要求。这个原本只有几十万人口的中等城市,人口突然膨胀得翻了不知多少倍,凡能供人停留的地方几乎都挤满了人,连街道两旁的屋檐下,都不分昼夜挤得水泄不通。最挤时,大街上不要说车辆不能通行,连人都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正常行走。

  市政府出面力图缓解僵局:正式行文规定所有工厂、机关单位办公室全部腾出来供外来人住宿;所有职工食堂一律不准本单位的人就餐,只能热情接待外地来的革命群众,原有职工就餐问题一律自行解决。

  我因住家离工作的市轻工局比较远,一直在局机关食堂吃中午饭,得到这一通知后一时傻了眼。全部职工——包括需要到食堂吃饭的和不需要的,全都哭笑不得。我只好到儿子的保姆家去找饭吃,幸亏保姆深明大义,热情接待了我。

  那时正值寒冬,天气冷得怕人,兴致勃勃的外地革命群众,一个接一个被安排在空荡荡的办公室里,没有吃的、没有睡的地方,甚至连坐的凳子和喝的开水都一时满足不了。

  当市轻工局得到接待300个外地革命群众的通知后,办公室主任一时傻了眼,不知道这个原本只有十来个职工的机关如何应对这种局面,万般无奈下,只好派人把几个会议室的红漆木地板打扫干净,在每间屋里各烧两盆木碳火,同时通知职工食堂一律只能接待外地群众,至于能否满足要求,就只有天知道了!

  机关和工厂必须24小时有人值班,我们全体职工只好轮流上阵。一个星期日,轮到我值白天班,我早早便去到值班室。交班的是小朱和小漆。小朱告诉我:这些人挤在大、小几个会议室里,没有足够的凳子,只好坐在地板上,食堂满足不了要求,他们一个个又冷又饿,晚上没地方睡觉,支撑不住了的人只好横七竖八、不分男女倒在地板上。有的人可能实在太憋闷了,晚上跑过来和我们聊天,抱怨说他们上当受骗了,早知如此实在不该来。即使来,也该事先带足干粮和水。现在想返身回去又办不到了,因为没有足够的车……

  我望着自己事先从家里带的一小瓶水和两个馒头,除了抱歉之外,也感到没有什么办法。谁知同事小漆从旁接话说:

  “我们单位还是接待得最好的哩!市政府派人下来了解情况,这些人反映说:我们这里住在楼上,居然还有木地板、还有木碳火,睡在地板上已经够舒服了。住在别的地方的人,得知这一情况后还纷纷跑到这里来哩!”

  我莫名其妙地问:

  “其他单位比这里还要差吗?”

  小漆说:“当然,有的单位办公室在一楼,全是水泥地。一般情况下,小点的单位办公室也小,哪里烧得起木碳火。那些人只好整夜冻得发抖。相比之下,我们这里暖烘烘,又干净、又宽敞,还可以在木地板上躺下睡觉,已经算是‘天堂’了!”

  到了中午12点左右,我独自在值班室啃着馒头喝着水,从门外走进来五六个穿着讲究、仪表不俗、谈吐得体的机关干部。他们年纪看来在30至40岁之间,其中一个年纪较大、体貌魁梧的人十分狼狈地对我说:

  “我们是某某县轻工局的干部,本来是满怀对伟大领袖毛主席的无限忠诚,来这里参加隆重的纪念会的——不是说江青同志要来吗?没想到来了以后这里搞成这个样子。我们几个人已经三天三夜没有找到东西吃了……”

  他说到这里,旁边几个人全都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其中一个补充说:

  “我们好不容易东问西找,跑了好远的路,才找到上级主管部门来,想请上级对口单位帮我们想想办法……”

  我真是又同情又好笑,看着他们那可怜兮兮的样子,心想:这些人在他们自己的县里,也应当是数一数二的风光人物,要是平时出差,说不定连条件差一点的旅店还不肯住哩!如今却狼狈成这般模样,真所谓“人到地头死了!”

  我想到大家同是一个系统,不便辜负他们的信任,只好答应带他们到职工食堂去找饭吃。他们听了我的承诺后,那副感激涕零的样子,真像见到了救苦救难的观世音菩萨……




历史头条回顾

本文编辑: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