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625|回复: 8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贡献] 老红军张光昭的红岩情结(组图)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29日 21:46:08 | 只看该作者 |只看大图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老红军张光昭的“红岩情结”
                  马正富
  寻求真理出生入死风雨坎坷铮铮铁骨不愧红岩人;
  奉献教育鞠躬尽瘁桃李芬芳拳拳赤心堪为后世师。
                       概述
  在中国共产党建党95周年和红军长征胜利80周年的日子里,老红军张光昭的音容笑貌又一次出现在我的眼前……。
  张老是我的老领导、革命带路人、良师益友。我们同是贵州省遵义县尚稽镇(今遵义市播州区)人,红军强渡乌江的渡口边。
  张老1935年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张老长期在周恩来总理领导下的中共南方局四川地下党从事党的隐秘战线工作。张老总给我们说,‘红岩精神’激励着他的一生,凡事讲求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红岩是使他提高、成熟,革命意志更坚定的地方!
  张老曾在1938年左右配合韩天石(曾任中纪委书记)同志搞“学运”;在胡绩伟(曾任人民日报社社长)同志领导的“星芒社”以记者的身份搞“农运”……。1939年,任四川地下党的阆(中)苍(溪)南(部)中心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据溪党史资料1986年第26期记载:阆苍南中心县委是南方局当时最大的县委组织,有三百名左右党员);三台县委书记;乐山中心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代理)等职务(见党史资料)。和爱人黎盛莲在南方局四川地下党三台交通站以家庭掩护机关工作。为革命呕心历血,有两位亲人为革命牺牲。
  我与张老初识并在他领导下工作,最后成为革命挚友是在1944年底,当时日寇侵入贵州,占了独山,烧杀抢捋,无恶不作,难民惨死无数,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黔南事变”,威胁陪都重庆。形势十分危急。
  日军的暴行,遭到党领导下的贵州各族人民和爱国军人(国民党29军91师)的奋力反抗。他们利用贵州大山地形复杂的优势,和日军进行勇敢顽强的战斗,炸毁“深河桥”等,阻断日军继续前行的道路,使日军被迫从独山撤退。
  抗战史上因此有“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之说。它是侵略者灭亡的见证,是中华民族不可战胜的丰碑。可以说抗战八年中这是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胜利,此后至日本无条件投降近一年时间里,日寇再无反攻。
  这一历史时期,据《中国共产党贵州省历史大事记》记载:黔南事变时,中共中央南方局根据中共中央在大后方开展游击战争的指示,准备在川黔边区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游击武装。南方局工作委员会书记王若飞派由贵州转移到四川的张立、田伯萍、张光昭等30多人回贵州开辟敌后抗日游击区,筹建黔东、黔南游击队;组织游击武装。后根据南方局指示,原准备打游击的党员又重新转入隐蔽斗争。
  张老受王若飞等领导派遣返乡抗日,以遵义尚稽大同中学(今遵义播州尚稽中学)为据点,以校长、教师身份为掩护开展工作。
  张老与南方局西南委书记钱瑛先期派遣到大同中学任校长(后张老接任校长))的赖卫民(又名赖映棠,文革中迫害致死)、浙大地下党负责人李晨(曾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在一起,发动群众,开展党的活动,共谋抗日救亡之路。
  按照南方局建立游击武装的指示,张老等领导首先筹建遵义抗日游击队,我当时系大同中学学生,有幸参加了抗日活动,尤其是筹建抗日游击队的全过程。
  1949年夏,张老分析可能四川先于贵州解放,为了衔接某些工作,因此派我到重庆,一边考大学,一边为他担任联络,直至解放。
  解放初,张老不顾于江震(曾任西南局书记处书记)、陈野萍(曾任中组部部长)等领导同志的挽留,决心返贵州参加家乡建设。组织上将张老的关系由南方局转到贵州,并安排张老随同杨勇同志(时任贵州省人民政府主席)一道回贵州。
  返遵后,张老曾担任遵义县政府(当时的行政体制是地市县合一)民政科科长;教育系统党支部书记(解放初期党员人数少,遵义市四个中学、一个师范学校合成一个支部);遵义师专(现遵义师院)副校长。虽为降格安排,但他并不计较,一心扑在遵义的教育事业上,培养了大批政治和业务素质高,爱憎分明,敢为人先的有用人才。
  由于“左”的思想和对地下党工作的偏见,张老的战友张黎群、郑伯克等同志纷纷受到不公正待遇,田家英、赖卫民等同志迫害致死,张老也被打成“右派”。但他从未认可“右派”结论也拒绝在结论书上签字,等待22年后终于平反,铮铮铁骨在贵州传为佳话。
  文革初期,张老的妻子黎盛莲同志受株连,被错划成“地主分子”。张老的大儿子张荣凯1966年10月到中南海本想找周总理,后由孔原同志亲自接待并将申诉信转呈总理,总理在自身也即将被“打倒”的处境下,雷厉风行的责成有关方面纠正了黎盛莲同志的冤案。张老对红岩领导的感激之情更深了,“情结”更浓。
  文革期间,张老面对全国各地来“外调”的人员的威逼(红卫兵曾动武)、利诱毫不动摇,实事求是的给每位老战友作了客观公正的证明,使他们得到了“解放”。文革后,韩天石、郑伯克、胡绩伟、张黎群、荣高棠等老同志见到张老时,都表示感谢,称张老是“敢讲真话、实事求是的人”。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张老的“右派”问题在陈野萍等领导同志的帮助下得已平反,恢复党藉,享受红军待遇,重返领导岗位。大批受张老牵连而被错划为“右派”的学生们的问题也随之得到解决,重返各条战线,大多成为教育界领军人物。
  2003年元月14日,张老在贵州省遵义市逝世,张老的战友、部下、学生和子女们撰写挽联悬挂在他的遗体告别室前:“寻求真理出生入死风雨坎坷铮铮铁骨不愧红岩人;奉献教育鞠躬尽瘁桃李芬芳拳拳赤心堪为后世师”。挽联是对张老一生不屈不饶的革命斗争经历和光明磊落、高风亮节的人品的真实写照,体现了一个老共产党员的崇高品质;长征精神、红岩精神在张老身上完美体现。是我终身学习的楷模!
  2003年初春,张光昭同志生前的战友、部下、学生、子女们站在乌江边,按照张老生前要效仿总理抛撒骨灰的遗愿,将他的骨灰撒落在他参加革命的起点处——遵义乌江渡口。在这崇山峻岭中,望着伴着鲜花的骨灰随着水流湍急的乌江流向远方时,同志们思绪万千:又一个“红岩人”追随总理而去,这是张老的“红岩情结”!
                红军入遵,参加革命
  张光昭老红军是贵州省遵义县尚稽镇(现贵州省遵义市播州区尚稽镇)人,1935年秋参加革命,1938年入党。
  贵州对中国革命是有重大贡献的。红军长征,有一半路程在贵州境内。特别是1935年初,红军两次进入遵义县城(今遵义市)。
  1935年元月12日成立红色政权——遵义县革命委员会。毛泽东、朱德、博古、李富春等出席成立大会并讲话,会后还向全国发了通电。
  1935年元月15日召开了著名的遵义会议,成为我党历史上一个生死攸关的转折点。
  在这一历史时期,红三军团彭德怀、杨尚坤等同志率领红军,冲破乌江茶山关渡口占领了尚嵇场(尚稽镇)并驻扎较长时间,发动干人们(红军对贫苦群众的称呼)参加红军,老百姓逐渐和红军建立了深厚感情,成立“迎接红军维持会”。对此,红军刊物《红星报》以《尚嵇场群众热烈拥护红军》为题作了报道。
  由于红军的影响,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张老和陈沂(曾任上海市委副书记)、杨天源等20多人在遵义参加组织成立“反对帝国主义拥护苏维埃同盟(简称:反帝拥苏同盟)”等进步组织,这是遵义最早的青年进步团体。同盟会在遵义开办“黔北书店”,传播革命思想。“书店是同盟会会员每人出银元一块建成的。杨天源、张光昭家景殷实,每人捐了20块大洋”(据党史资料记载)。
  1937年“七七”事变后,遵义大批青年学子从大山里走出去奔赴延安参加抗日救亡活动,张老也在其中。据成都党史资料通讯记载(1984年第四期):1937年,张老和遵义进步青年骆科良(原任空八军政委)等四人一块从贵州出发,准备到上海参加“贵州121后方医院”作抗日救亡工作。刚到重庆,由于南京失陷,斗争需要,组织安排在成都工作。经车耀先同志介绍,和胡景祥(又名:冯列斯,原铁道部部级离休干部)同志一块在成都《大声报》工作。后和贵州先期到达的共产党员犹凤岐等同志接上头。共同组织成立“成都群力抗敌救国宣传社”(简称:群力社),和张黎群等同志进行抗日宣传工作。1938年春,张老由于在著名的“郫县事件”中表现“坚强勇敢,临危不惧(组织结论)”被吸收入党,介绍人黄爽英、犹凤岐。
  张老曾在1938年左右配合韩天石同志搞“学运”;在胡绩伟同志领导的“星芒社”以记者的身份搞“农运”……。1939年,任四川地下党的阆(中)苍(溪)南(部)中心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据溪党史资料1986年第26期记载:阆苍南中心县委是南方局当时最大的县委组织,有三百名左右党员)、乐山中心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代理)、三台县委书记等职务。
  1941年,因隐蔽斗争需要,经南方局决定,张老爱人黎盛莲从贵州到四川三台县组成地下党“家庭掩护机关”交通站。张老将父母亲心疼儿子媳妇(张老系独子)在外受苦,而寄来的钱大部分捐献给交通站,让同志们到交通站时有一口饭吃。李维、王叙五等同志回忆录均有记载。张老的大儿子张荣凯(乳名“蜀澄”)、二女儿张荣霞(乳名“蜀蓉”)都出生在该地下党交通站。张老为革命出生入死几十年,在妻儿被国民党反对派扣为人质的情况下,也从未有过叛节行为。
                 张老的“红岩情结”
  据党史资料(1984年第四期成都党史资料通讯记载)和张老老战友罗朗等同志的回忆录记载:1939年夏,川康特委书记邹凤平同志找张老谈话,肯定他在“群力社”的工作,宣布他调任四川乐山中心县委任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部长。后派到重庆红岩南方局举办的党员干部学习班学习几个月。
  张老在党史刊物上发表的有关这次在南方局学习的情况是这样描写的:“我的理论水平低,文化水平也低,有关党的工作的知识也很少,有这样一个学习的机会,内心异常激动,感到党的温暖,感谢党组织的培养。到重庆以后,住八路军办事处,参加学习班的二十几个同志,三个多月的学习比较系统又有重点地学习了党的有关知识。周恩来同志作了两次国际形势和抗战形势的专题报告,董必武同志讲职工运动,凯丰同志讲中国现代革命史,黄述同志讲党的建设,邓颖超同志讲妇女运动,余莫文同志讲青年运动。以上内容对我来说是那么新颖,那么必要,因而集中精力如饥似渴的学习。”
  后来,或接受任务,或受训,张老又多次到南方局机关,结下了深厚的友谊,有了“红岩情结”。
  1973年,张老从遵义到重庆,我陪他重上红岩,参观周公馆,看望张文澄(曾任重庆市人大主任等职务)等十几位老战友,旧地重游,不胜感慨,他不止一次的对我们说,“红岩精神”激励着他的一生,凡事讲求党和人民的利益高于一切。红岩是使他提高、成熟,革命意志更坚定的地方!
            “红岩”授命,返乡抗日
  1944年12月2日,日军逼进贵州独山,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并在火车站附近的墙壁上书写“无血占领”四个大字,制造了震惊中外的“黔南事变”。
  在这民族危亡时刻,中国共产党担当起挽救民族的重任,中共南方局派员到贵州进行斗争。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贵州黔南等地的各族群众组织起来,和国民党29军91师的爱国将士们同仇敌忾,在独山县深河桥等地对入侵者进行了艰苦顽强的阻击战,日军节节败退致广西。直至1945年投降,再不敢进犯入侵西南腹地。贵州独山深河桥成为侵华日军败亡的转折点。
  抗战史上因此有“北起卢沟桥,南止深河桥”之说。横扫了大半中国的日军在名不见经传的独山遭遇了侵华来的滑铁卢,再一次证明了正义必能战胜邪恶。
  这一历史时期,据《中国共产党贵州省历史大事记》记载:黔南事变时,中共中央南方局根据中共中央在大后方开展游击战争的指示,准备在川黔边区开辟抗日游击根据地,建立游击武装。南方局工作委员会书记王若飞派由贵州转移到四川的张立、田伯萍、张光昭等30多人回贵州开辟敌后抗日游击区,筹建黔东、黔南游击队;组织游击武装。后根据南方局指示,原准备打游击的党员又重新转入隐蔽斗争。
  “黔南事变”发生后,中共南方局王若飞等领导决定派遣原籍贵州的共产党员田伯萍(时在重庆新华日报工作,解放后曾任重庆市政协副主席)、张立、张光昭、宋主平、孙铭勋等30多人返回贵州,拟组建抗日游击队,进行武装抗日。
  此时的张老正根据川康党组织决定,将所任乐山中心县委书记兼宣传部长一职交给王叙五,到重庆南方局“红岩”学习。
  学习尚未结束,1944年12月,南方局组织部秘书荣高棠(曾任国家体委主任,中顾委秘书长等职)和组织部主任秘书张明(即刘少文,1925年入党、曾任瞿秋白秘书、上海局领导、总参顾问、开国中将)通知张老并陪同他一块面见王若飞同志,宣布调张老回贵州工作。希望他利用本地人的有利条件,克服困难,开展抗日救亡工作,组建游击队;发给路费和掩护证件,告诉接头人为赖卫民,暗号为“高棠”。用小车将张老送至重庆城内闹市区,张老踏上返乡抗日之路。
  此前,因贵州省地下工委被敌破坏,贵州党与南方局失去联系,故于1942年春夏,南方局西南委书记钱瑛派赖卫民、李晨到贵州负责恢复党组织并开展工作。赖卫民在尚稽大同中学以校长身份掩护进行工作,李晨在抗战时搬迁到遵义的、有“民主堡垒”之称的浙江大学以学生身份作掩护进行工作。
  张老返回尚稽老家,他用“高棠”暗号与赖卫民接上关系,开展工作,直至1949年底贵州解放。
  1984年,荣高棠同志来渝参加南方局成立45周年纪念活动,我去“红岩村”面请荣老到重庆市体委作报告,我向荣老提起张老返乡抗日用“高棠”联络一事,他笑笑。我想,这是共产党员在隐蔽战线斗争中的智慧吧。
  张老以“高棠”的暗号和赖接上关系,又和以浙大学生为掩护的李晨(实际身份是地下党浙大党总支书记,解放后曾任北京市政协副主席)联系上。
  共产党员赖卫民、李晨、张光昭在南方局遵义大同中学据点,领导和开展了遵义轰轰烈烈的抗日斗争,筹建抗日游击队。后来,赖经组织调动离开尚稽大同中学,张老接任大同中学校长。
  张老为了筹集革命经费,他动员父亲变卖尚嵇家里的田产,筹备建立敌后武装。张老及其家庭亲友对南方局派来的大批同志作了大量的掩护工作,使地下党的各项工作得以顺利进行。
  吴山(光明日报秘书长)、卞婶、吕东明等大批浙大学生到大同中学任教,带领我们到街上作抗日宣传、唱歌、演活报剧等,唤起民众的抗日热情。有许多浙大学生在大同中学教学过程中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据党史资料记载,“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安排下,有的人打入国民党设在遵义排军乡的子弹分库,作争取士兵和控制子弹库的工作;有的安排在当地学校任教师,利用合法身份,广泛接触和发动群众,有的组织少数可靠的同学,秘密复制黔北地区的地图,供打游击时使用。”我们就曾经在张老等同志的带领下,和浙大同学一块到山上侦查地形、绘制地图等
  解放后,我因工作出差到北京看望李晨同志,回忆起抗日烽火中在尚稽的战斗岁月,都感慨万千。他请我代问张老和遵义同志们好……。
  “黔南事变”发生时,共产党利用自己的报刊《解放日报》《新华日报》发出了“火急了、共同救火!”的号召,先后发表《从此莫再逃》、《制胜的法宝—民主》、《提高军队战斗力》、《发扬一二九运动的光荣传统》、《有办法阻止敌人》、《他们怎样转败为胜》等短评和社论。在1944年12月7日也就是“黔南事变”的期间,《新华日报》又发表了题为《有办法阻止敌人》的社论。”
  1944年12月8日,由于日军遭到贵州官民强有力的抵抗,进犯迅速结束,南方局组织开展敌后游击战争的计划未及实行。但南方局派到贵州的这部分力量及其在遵义发动的我们这些进步青年成为解放贵州、清匪反霸、政权建设、抗美援朝、祖国建设的生力军。
                  信念坚定 意志坚强
  解放初期,贵州党和党的干部力量薄弱(大批干部南下解决了这个问题),张老毅然决定返贵州增强党的力量和参加家乡建设。他婉拒于江震、陈野萍等同志的挽留,随同杨勇同志回贵州,后曾担任遵义县(当时的行政体制是地市县合一)民政科科长、教育系统党支部书记(解放初期党员人数少,遵义市四个中学、一个师范学校合成一个支部)、遵义师专(现遵义师院)副校长。他不计名利,一心扑在遵义的教育事业上,培养了大批政治和业务素质高,爱憎分明,敢为人先的有用人才。
  由于“左”的思想和对地下党工作的偏见,张老的战友张黎群、郑伯克等同志纷纷受到不公正待遇,田家英、赖卫民等同志迫害致死,张老也被打成“右派”。但他从未认可“右派”结论也拒绝在结论书上签字,等待22年后终于平反,铮铮铁骨在贵州传为佳话。
  张老的妻子黎盛莲同志在文革初期受株连,被错划成“地主分子”。张老的大儿子张荣凯1966年10月到中南海本想找总理反映情况,后由孔原同志亲自接待并将申诉信转呈总理,总理在自身也即将被“打倒”的处境下,雷厉风行的责成有关部门纠正了黎盛莲同志的冤案,恢复工作。张老对红岩领导的感激之情更深了。
  顶做压力,实事求是的介绍战友情况。文革期间,面对全国各地来“外调”的人员的威逼(红卫兵曾动武)、利诱毫不动摇,实事求是的给每位同志作了客观公正的证明,使他们得到了“解放”。
  文革后,张老到北京,韩天石、郑伯克、胡绩伟、荣高棠、张黎群等老同志都表示感谢,尤其是隐蔽战线的同志,称张老是“敢讲真话、实事求是的人”。
  文革中,张老和他的老战友、同是右派的张文澄等同志在我重庆的家中聚会,我将我家的肉票全部购买后招待他们。他们为南方局的田家英、赖卫民、犹凤歧等同志受迫害自杀感到无比悲痛,但对参加革命毫无悔意,他们互相鼓励,说“红岩人”要经得起考验,坚信党早晚会实事求是解决他们的问题,还革命者公正。
              破乱反正,迎来春天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张老的“右派”问题在陈野萍等领导同志的帮助下得已平反,恢复党藉,享受红军待遇,重返领导岗位。大批受张老牵连而被错划为“右派”的学生们的问题也随之得到解决,重返各条战线,大多成为教育界领军人物。
  张老的学生们每年在他过生日时都要从省内外专程赶来祝贺,有一年,曾有400多师生集体来祝贺他80岁生日和参加革命60年。他们视张老为“楷模”。
  张老在原则问题上不让步,但对犯错误的同志却很豁达。1985年元月,已调任外省工作的原遵义地委书记李书波返遵参加“遵义会议”50周年纪念活动时,亲到病床前看望因病不能参加纪念活动的张老,李书波同志对当年错划张老“右派”致歉。两位老人握手言和,一笑泯恩仇!
  1999年初夏,李书波同志患癌症来北京治疗,张老给他在遵义驻京办任副主任的小女儿张抗美致电,嘱咐她一定要照顾好这位老爷子。由此,看出张老的高尚人品。
  凡有中央领导赴遵考察,张老和在遵义的老红军们均要和他们座谈、合影留念。
  离休后,张老不甘寂寞,在他毕生热爱的教育、关心下一代工作中继续发挥余热,直至生命结束。
  张老,我们永远怀念您!!!
  作者:马正富(重庆市体委原副厅级巡视员)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沙发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29日 21:56:52 | 只看该作者
贴图说明:
     照片共有12张,因故显示了5张,后面逐渐完善
【图1】40年代,张光昭(右)和夫人黎盛莲(左)大儿子张荣凯在三台地下党交通站留影
  【图2】参加绵阳地区党史座谈会(左五为老红军张光昭)
  【图3】江泽民同志看望遵义老红军(左一为老红军张光昭)
  【图4】胡锦涛同志与遵义老红军合影(右二为老红军张光昭)
  【图5】李瑞环同志与遵义老红军合影(右二为老红军张光昭)
  【图6】张震同志与遵义老红军合影(右二为老红军张光昭)
  【图7】张光昭同志(左)和韩天石同志(右)合影
  【图8】张光昭同志(右)和郑伯克同志(左)合影
  【图9】张光昭同志(右)和张黎群同志(左)合影
  【图10】张光昭同志(中) 和胡景祥同志(左)合影
  【图11】张光昭同志(右) 和于若木同志(左)合影
  【图12】遵义三位老红军合影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藤椅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30日 20:14:36 | 只看该作者
【图2】参加绵阳地区党史座谈会(左五为老红军张光昭,左一为张光昭夫人黎盛莲同志)

【图2】参加绵阳地区党史座谈会(左五为老红军张光昭)(左一黎盛莲)左一.png.png (368.68 KB, 下载次数: 3)

【图2】参加绵阳地区党史座谈会(左五为老红军张光昭,左一为张光昭夫人黎盛莲同志) ...

【图2】参加绵阳地区党史座谈会(左五为老红军张光昭,左一为张光昭夫人黎盛莲同志) ...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板凳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30日 20:22:06 | 只看该作者
【图7】张光昭同志(左)和韩天石同志(右)合影

【图7】张光昭同志(左)和韩天石同志(右)合影.png (393.84 KB, 下载次数: 2)

【图7】张光昭同志(左)和韩天石同志(右)合影.png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报纸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30日 21:59:45 | 只看该作者
【图8】张光昭同志(右)和郑伯克同志(左)合影

【图8】张光昭同志(右)和郑伯克同志(左)合影.png (341.66 KB, 下载次数: 1)

【图8】张光昭同志(右)和郑伯克同志(左)合影.png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地板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30日 22:02:39 | 只看该作者
【图9】张光昭同志(右)和张黎群同志(左)合影

【图9】张光昭同志(右)和张黎群同志(左)合影.png (396.44 KB, 下载次数: 0)

【图9】张光昭同志(右)和张黎群同志(左)合影.png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7号楼
 楼主| 唯真唯实唯史 发表于 2016年8月30日 22:05:45 | 只看该作者
【图10】张光昭同志(中) 和胡景祥同志(左)合影

【图10】张光昭同志(中) 和胡景祥同志(左)合影.png (360.63 KB, 下载次数: 2)

【图10】张光昭同志(中) 和胡景祥同志(左)合影.png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8号楼
苍山残阳 发表于 2016年11月29日 20:48:34 | 只看该作者
这些文章好!!!!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9号楼
苍山残阳 发表于 2016年11月29日 20:48:36 | 只看该作者
这些文章好!!!!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