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1870|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将军] (东汉)窦融传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Jet 发表于 2014年7月31日 12:28:20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窦融传

选自:《白话二十四史·后汉书》

  窦融字周公,扶风郡平陵县人。七世祖窦广国,是孝文皇后的弟弟,封为章武侯。他的高祖父,宣帝时以吏二千石从常山迁来。窦融从小就是个孤儿。

  王莽居摄年间,为强弩将军王俊的司马。东击翟义,还攻槐里,以军功被封为建武男。妹妹为大司空王邑的小妻。家住长安中,出入贵戚,交结乡里豪杰,以任侠行义驰名;然而服侍母亲兄长,抚养弱小的弟弟,在修仁行义。

  王莽末年,青州、徐州一带贼起,太师王匡请窦融为助军,一起东征。等到汉兵起,窦融又从王邑败于昆阳下,归长安。汉兵长驱入关,王邑举荐窦融,拜为波水将军,赏黄金千斤,引兵到新丰。王莽败,窦融率军降更始大司马赵萌,赵萌以窦融为校尉,很器重他,举荐窦融为巨鹿太守。窦融见更始新立,东方还在扰乱,不想出关,想到高祖父曾为张掖太守,从祖父为护羌校尉,从弟也为武威太守,几代人都在河西,知道当地的风俗习惯,就独对兄弟们说:“现在天下的安危还不可知,河西富饶,以黄河为带很是牢固,张掖属国有精兵万骑,一旦发生紧急事变,杜绝黄河渡口,就足以自守,这是我们遗留子孙后代的好地方啊。”兄弟们都同意。窦融就在当天求见赵萌,辞去巨鹿太守,要求到河西去。赵萌向更始说了,于是得为张掖属国都尉。窦融大喜,即带着家属到西北去了。到了张掖,安抚结交当地豪杰,与少数民族和睦相处,很得四方民众的欢心,河西很快地归附于他。这时酒泉太守梁统、金城太守厍钧、张掖都尉史苞、酒泉都尉竺曾、敦煌都尉辛肜和所有州郡豪杰,窦融都与他们厚交善待。

  等到更始败,窦融与梁统等计议说:“今天下扰乱,不知结局如何。河西险要处在羌胡中间,不同心协力就不能自守。权力都是一般大,又没有一个统率。应当推举一人为大将军,共保五郡安全,以观察时局的变化。”商议已定,对大将军人选互相谦让,都以窦融世代任河西官吏,受大家敬重向往,于是就共推窦融代理河西五郡大将军职务。这时武威太守马期、张掖太守任仲都是孤立无所党属,就共同以书信告示他们,二人即解下印绶辞去。

  于是以梁统为武威太守,史苞为张掖太守,竺曾为酒泉太守,辛肜为敦煌太守,厍钩为金城太守。窦融仍居属国,兼任都尉职务不变,配备从事监察五郡。河西民俗朴实,而窦融等政治也宽和,上下相亲,安然富裕。修兵马,习战射,明边防烽火警报,遇到羌胡侵犯边塞,窦融经常亲自率军与诸郡一起赴救,都能如期到达,常常打败入侵者。后来匈奴也吸取了教训,很少再来侵扰。而依附在塞内的羌胡都震慑亲附,安定、北地、上郡等地遭到凶饥的流浪人口,都络绎不绝地来归。窦融等远道听说光武即位,就心想东向洛阳,因河西相隔遥远,无法自通。这时隗嚣先用建武年号,窦融等人受正朔,隗嚣都假其将军印绶。隗嚣外顺人望,内怀异心,派辩士雍率游说河西说:“更始当了皇帝,很快就败亡了,这是一姓不能再兴的效验。今如认定一个主子,与其建立依属关系,一旦受其控制,自己手中的权力就丢失了,以后如遇到危险,就后悔莫及了。现在豪杰竞争,胜负未决,当各据地盘,与陇、蜀合从,高可像六国一样成一国之王,下也可以像赵佗一样做个南海尉哩。”窦融等于是召集豪杰及各太守一同计议,其中胆智之士都说:“汉继承了尧的宗统,历数修久。现在皇帝姓号见之于河图赤伏符图书,自从前世博物道术之士谷子云、夏贺良等都揭示汉当再受符命,很久以前就说了,所以刘子骏改易名字为刘秀,望能应验符运。到了王莽末年,道士西门君惠说刘秀当为天子,于是准备立刘子骏。事情发觉后刘子骏被杀,观看的老百姓说‘:刘秀真是你们的主子啊。’这是不久前暴露出来的,有智之士所共见的。不讲天命,我们姑且以人事来评论:现在称帝的有数人,而洛阳土地最广,甲兵最强,号令最明。观符命而察人事,天子之位他姓大概是不相敌的。”诸郡太守各有宾客,有的赞成,有的反对。窦融详加比较分析,于是决策东向。

  五年(29年)夏,派遣长史刘钧光武帝呈上书信献上马匹。先是,光武帝听闻河西完整富裕,地接陇、蜀,常想把窦融招来以逼迫隗嚣公孙述,派使者向窦融通书信,恰好在路途上遇到刘钧,就一同返回。帝见刘钧十分欢喜,很客气地接待了他,就叫他回去,赐窦融玺书说“:诏令代理河西五郡大将军事、属国都;慰劳你镇守边塞五郡,兵精马壮,仓库充实,百姓富裕,对外挫败了羌胡的入侵,对内使百姓获得了幸福生活。威德流闻,我为之虚心相望,只是道路隔塞,令我悒悒不已!长史所奉书献马都收到了,深知你的厚意。今益州有公孙子阳,天水有隗将军。蜀汉相攻,权力在将军手中,你举足左右,就见轻重。以此而言,想相厚结难道有限度吗?诸事都为长史所见,将军所知。王者更迭而兴,是千载一时的机会。如想立齐桓晋文之业,辅佐微国,当努力完成辅佐功业;如要想三分鼎足,连横合纵,也应当视时而定。天下没有统一,我与你不在同一地域,不是互相吞并的国家。现在的议者,必有任嚣效法赵佗制七郡之计。王者有分土的但没有分人民的,自己好好处理自己的事情罢了。今以黄金二百斤赐将军,有便来信。”于是授窦融为凉州牧。玺书既到,河西都感惊震,以为天子明见万里之外,网罗张立之情。窦融即再派刘钧上书说:“窦融暗自思忖,有幸托先君的末属,蒙恩为外戚,世代二千石。到我这一代,又列都尉,滥充将帅,守卫西北一隅。以委质于郡就易为辞说,以纳忠于君就易于出力。书信不足以深达至诚,所以派遣刘钧口头向你披肝沥胆。我把表里都显露出来,丝毫没有隐瞒。而玺书却盛称蜀、汉二主,三分鼎足之权,任嚣、尉佗之谋,令我痛伤。我窦融虽没有见识,还知道利害的分界、顺逆的区分。岂可背真旧之主,侍奉奸伪之人;废弃忠贞之节,而为倾覆郡国之逆行。抛弃已成之基业,而求毫无希望的利益呢。这三者虽然是问一个狂夫,还知道何去何从,而我窦融独何以用心呢!谨遣同母兄弟窦友到京,口头陈述我区区之意。”窦友到高平刚好隗嚣反叛,道路阻绝,只得返回,另派司马席封从小道到洛阳呈上书信。帝再遣席封赐书窦融、窦友兄弟,对他们安慰鼓励非常周到。窦融既已深知帝意,就写信给隗嚣责让他说:“将军国富政修,士兵怀附。亲遇危运之世,国家不利之时,将军守节不邪,奉事本朝,并长子隗恂委身于国,无疑的诚心,于此可见。窦融等所以欣然敬佩将军崇高的忠义,愿意为将军效力,正是为了这个缘故。

  而后来将军为了一时的私忿,改变节气另图大事,君臣之间兵戎相争。抛弃已成之功,另造难成之业,背山东之义,通西蜀之谋,百年累计起来的成果,毁之一旦,岂不可惜!是不是你下面的人贪功献计,以至如此呢?融实在为之痛惜!当今西州地势局促,人兵离散,辅助别人容易,自创局面很难。假如走错了路还不回头,听到道理还在迷惑,不是被南面的公孙述所吞并,就只有加入北面卢芳的一伙了,依靠虚交而改变强劲对手,依赖远方的救援而轻视眼前的劲敌,看不到有什么好处。融听说智者不危害众人来举事,仁者不造**忠义来徼功。今以小敌大,对众人安危怎么说呢?弃子徼功,对你子之义又怎么说呢?而且你当初臣事本朝,稽首北拜,是忠于臣节。后来遣子入朝,流着眼泪送别,是慈父的恩情。一下子把忠臣之节慈父之恩全都抛弃,叫吏士们怎样看你呢?忍心抛弃骨肉,叫留子又怎样想你呢?自起兵以来,转相攻击,郭城都成了丘墟,生人多死于沟壑,今天残存下来的,不是从刀缝中逃过来的,就是些流亡的单身。到现在伤痍之体还没有痊愈,哭泣之声还在耳际哀鸣。幸赖天运稍为缓和了一点点,而将军又要重生灾难,这是要使久病者不得恢复,幼孤者再罹流离痛苦,其为悲痛,尤足怜悯心伤,言之使人酸鼻!庸人尚且不忍,何况仁者呢?融听说为忠容易,但要忠得适宜实在很难。替人忧虑得太过分了,难免是以德取怨,我知道我将以言获罪于将军了。区区所献,望将军省悟。”隗嚣不接受,窦融就与五郡太守砥厉兵马,上疏请示出师日期。帝非常嘉美窦融的举动,就赐窦融外属图及太史公《五宗》、《外戚世家》、《魏其侯列传》。

  诏书回报说“:每追念外戚,孝景皇帝出自窦氏,定王,景帝之子,是我的先祖。以前因魏其一言,得继正统,长君、少君尊奉师傅,修成很好的德行,延及子孙,这是皇太后神灵,上天保佑汉朝啊。从天水来的人,传写将军责让隗嚣的书信,痛入骨髓。叛臣看到了当股忄栗惭愧,忠臣看到了当酸鼻流涕,义士看到了当心明眼亮,不是忠孝诚恳,怎能这样?德薄的人怎么能忍受!

  隗嚣自知失掉河西帮助,族灭之祸就将到来,想进行挑拨离间,造谣惑众,以便转相解说勾结,以成其奸。又京师百官,不了解国家及将军本意,多采取虚伪,夸大荒诞胡说,使忠孝失望,传言失实。毁誉之来,都不是偶然的,不可不思。现在关东盗贼已平定,大军今当全部向西,将军请秣马厉兵,以等待会师。”窦融接到诏书,就与诸郡守率兵进入金城。

  起初,更始时,先零羌封何诸种杀了金城太守,占了金城,隗嚣遣使贿赂封何,与他结盟,准备使用他的部众。窦融等因此出兵,进击封何,大破其军,斩首千余级,得牛马羊万头,谷数万斛,因而依据黄河耀武扬威,以等待光武的到来。后因大兵没有进发,窦融才退还。帝以窦融说到做到,更为嘉奖,诏令右扶风修理窦融父亲坟墓,用大牢祭祀。几次派遣轻骑往来,馈赠四方美味食品。梁统就使人刺杀张玄,因此与隗嚣断绝,都解下所假用的将军印绶。

  七年(31年)夏,酒泉太守竺曾以弟报怨杀人而离郡,窦融秉承帝意拜曾竺为武锋将军,以辛肜代竺曾为酒泉太守。秋,隗嚣发兵侵犯安定,帝准备亲自西征,先告诫窦融出兵日期。正好遇雨,道路阻塞,且隗嚣兵已退,就停止了。窦融到了姑臧,被诏罢归。窦融恐大兵延久不出,就上书说:“隗嚣听说你将率大军西征,窦融派兵东出,士兵骚动,计议不予抵抗。隗嚣将高峻之流都想逢迎大军,后来听说大军已退,高峻等复起了疑心。隗嚣扬言东方有变,于是西州的豪杰们再往附从隗嚣,隗嚣又引公孙述将领,令他们守城门。窦融孤弱,介于陇蜀之间,虽有陛下威灵,还须从速救援。国家当其前,窦融兵促其后,缓急交错使用,首尾互相照应。隗嚣势蹙迫,进退不得,就必定破他了。假如大军不早进,久生疑窦,那么外长寇仇志气,内示困厄虚弱,再使谗邪有机可乘,臣实在忧虑,请陛下哀怜。”帝深表赞美。

  八年(32年)夏,光武帝亲自西征隗嚣,窦融率五郡太守及羌虏、小月氏等,步骑数万,辎重五千余辆,与大军会师于高平第一城,窦融先派遣从事先问会见礼仪,这时军旅更迭兴起,诸将与三公错于道,有的背着使者喁喁私语。帝听说窦融先问礼仪,很高兴,就以此向百官宣示。于是大排酒宴举行盛大宴会,引见窦融等,待之以特殊礼节。拜其弟窦友为奉车都尉,从弟窦士为太中大夫。于是共同进军,隗嚣部众大溃败,所有城邑都归降了。帝以窦融高功,下诏以安丰、阳泉、蓼、安风四县封窦融为安丰侯,弟窦友为显亲侯。就依次封诸将帅“:武锋将军竺曾为助义侯,武威太守梁统为成义侯,张掖太守史苞为褒义侯,金城太守厍钧为辅义侯,酒泉太守辛肜为扶义侯。”封爵完毕,光武帝东归,派窦融等都西还镇抚原郡。窦融以兄弟并受爵位,久在西北镇抚一方,恐惧不能自安,几次上书请求派人替代。诏书回答说“:我与将军如左右手一样,你几次要求退位,为什么不晓人意呢?希望你勉励循教士民,不可擅自离开部队。”等到陇、蜀平定,诏窦融与五太守来京师奏事,官属宾客相随,车子千余辆,马牛羊遍野。窦融到,至洛阳城门,呈上凉州牧、张掖郡国都尉、安丰侯印绶,帝令使者退还侯的印绶。引见,就诸侯位,赏赐恩宠有加,倾动京师。数月,拜为冀州牧,十余日,又迁升为大司空。窦融自认为自己不是老臣,一旦入朝,位列功臣之上,每次召会进见,容貌和说话口气卑恭到了极点,帝因此更加亲近厚爱他。窦融小心翼翼,一直不能自安,几次辞让爵位,并求侍中金迁转达至诚。又上疏说“:窦融年五十三,有个儿子十五岁,性格顽劣驽钝,融朝夕教他学习经艺,不让他观看天文,见谶记,目的是使他恭敬严肃不惹是非,能循规蹈矩走正道,不愿他有才能,更何况是传给他以连城广士,让他享有诸侯王国的特殊待遇呢?”因而再次请在闲暇时接见他,帝不许。

  后来朝事完了,窦融小心翼翼退到座后,帝知窦融又想辞让,就使左右传他出去。他日会见,迎窦融说:“前几天知公想辞职还乡,所以让你大暑天回家自便休息。今日相见,宜讨论他事,不得又讲辞职的事。”窦融因此不敢再陈请。

  二十年(44年),大司徒戴涉因所荐举的人偷盗黄金下狱,帝以三公参与职事,不得已避嫌免去窦融大司空职。

  第二年(45年),加位特进。

  二十三年(47年),代阴兴行卫尉事,仍加特进如故,又兼领将作大匠。弟窦友为城门校尉,兄弟并掌管禁兵。窦融再次请求辞职回乡,帝经常赏赐钱帛,掌管皇家饮食的太官时常送来珍奇食品。窦友死后,帝怜悯窦融年老气衰,派遣中常侍、中谒者到窦融卧室勉强劝进酒食。窦融长子窦穆,娶内黄公主,代窦友为城门校尉。窦穆子窦勋,娶东海恭王强女氵比阳公主,窦友子窦固,也娶光武女涅阳公主。显宗即位,以窦融从兄之子窦林为护羌校尉。窦氏一家有着一公、两侯、三公主、四二千石的特殊恩宠,都在同一个时期。自祖到孙,在京城官府邸第相望,奴婢上千,在众多亲戚功臣中没有人能与他相比。

  永平二年(59年),窦融从兄之子窦林因犯罪被杀。帝于是几次下诏书切责窦融,以窦婴、田虫分祸败的历史事实相训戒。窦融惶恐请归乡里,诏令归府第养病。岁余,接受窦融呈上卫尉印绶,赐养牛,上樽酒。窦融在宿卫十多年,年老了,子孙放纵胡为,多有不法。窦穆等与一些轻薄儿相交往,属托郡县干扰政事。因封在安丰,想让姻戚们都占据原来的六安国,就假托阴太后诏,令六安侯刘盱休妻,而以女儿嫁刘盱。五年,刘盱被弃妻家上书报告情况,帝大怒,就将窦穆等的官职尽行罢免,诸窦中为郎吏的都携带家属回乡下老家,只窦融一人留在京师。窦穆等西至函谷关,有诏又将他们全部追回。适逢窦融去世,

  时年七十八岁,谥曰戴侯,送了很多钱财帮助办理丧事。帝以窦穆不能修整高尚自己,而拥有大量财富,就常令谒者一人监护其家。谒者面奏窦穆父子自从失势,几次口出怨言,帝令他带家属回原郡,只有窦勋以氵比阳公主女婿得以留在京师。窦穆以贿赂小吏的罪名,被郡逮捕归案,与子窦宣都死在平陵狱中,窦勋也死在洛阳狱中。很久后,诏令接回窦嘉夫人与一个小孙子居洛阳家舍。

  十四年(71年),封窦勋窦嘉为安丰侯,食邑二千户,继奉窦融后嗣。和帝初,为少府。等到窦勋子大将军窦宪被杀,免就国。窦嘉卒,子窦万全继嗣。万全死,子窦会宗继嗣。窦万全弟子窦武,别有传。史官评论道:窦融开始以豪侠为名,在风尘中挺拔而出,投会天的间隙,遂由王侯之尊蝉蛲而出,终于荣膺卿相的显位,这真是徼功趋势的人啊。等到他爵位崇高完满,又能把权宠搁置在一旁,诚惶诚恐好像自己实在不得已,这又是何等的聪明啊!我曾经独自详细品味此子的风度,虽然他经纬国家的才能不足多谈,而进退去就之礼则是很值得说说的哩。


[发帖际遇]: Jet 发帖时在路边捡到 3 两 纹银,偷偷放进了口袋.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