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4|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43——45)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chljycsycq 发表于 昨天 08:29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25日 08:33 编辑

四十三


忽一日魏主高兴,宣胡充华、溪嫔、李宣徽等众美人同到青霄阁,皇上要亲自为她们讲经讲法。众美人巴不得有这个机会,都规规矩矩地注视着皇上,认真听讲。虽然皇上讲的有些地方与佛教经卷上的内容不一样,可皇上是谁?真龙天子,金口玉牙。皇上所讲的一切都是至高无上的真理,是超越一切的大法,众人出耳朵听就是了。胡充华本是心中有事,听到后来更有些心中惆怅之情。便一边听,一边翻看佛经。
魏主见众人都目不转睛,唯有胡氏漫不经心,似有不快之感,就指点着胡充华问道:“你知道朕的佛心宏大吗?”
胡充华说:“奴才知道。
魏主又问:“你如何知道?”
胡充华答曰:“当今华夏百姓无论在南在北,无不尊佛拜佛。就连南朝主子也在向百姓推崇佛教,四处建寺建塔。我们本是天朝大国,自然更是佛光普照。皇上圣明,必然体恤民情,更加佛心宏大。妾闻我朝所建寺院、浮图早已远远超过了南方的数量,又继北都(当时北魏有南北两个首都,北都是现在的大同市,南都是洛阳。)云岗石窟之后开凿了南都的龙门石窟,这全是皇上佛心浩荡,国民有幸。”
魏主说:“民心向善,是朕之所盼。”
胡充华说:“正始二年(公元505年)龙门石窟的尊佛工程开工以来,卓有成效,这是皇上功德与天比齐,爱民如子之心感动天地,更是国家兴旺、天下富足,百姓之福。
魏主笑道:“此皆你当年倡议之功,大德不浅矣。”
胡充华说:“奴才只是重复先帝改制之遗愿,志在固国强民而已。
魏说:“改制至今已经一十六年,虽然成效甚好,还需再度发奋。”
“全是皇上英明,才能把旧习旧制摈弃。”  胡充华接着皇上的话头说到这里,有意地顿了一下,转而直截了当地说道:“当今万年之计已定,只不知何时册封太子?”
众人和皇上听她突然问及此事,全觉颚然。坐在身边的宫中才女李宣徽暗中拉了一下她的裙带,胡充华向她笑着点了一下头,仿佛在谈别人的事。
魏主问道:“你不怕死吗?”
“奴才不怕,只怕先帝开辟的迁都、改制,去陋俗、创新业的旷古大业不能始终。”  胡充华回道。
“何出此言?”  魏主怪慎地问。
胡充华说:“天下皆知先帝所谓改制之本乃是革除故旧陋习,利国利民。但是至今尚有陋习未除,还有杀功臣,封遗孤的事存在。这些事,决非明主之举。
魏主听到这里,呼地一下愤然地站了起来说:“你诬朕昏庸?”
胡充华忙跪在座旁,脸色不变地禀道:“皇上休怒,奴才之言非指圣上,而是说至今尚未完全废除过去的旧习陋俗。是指我朝历来册封非皇后生的皇子为太子时,其母赐死。这样的规矩并非华夏习俗,更非中国之举。况且历代圣主谁不思亲?皇上圣明,因重亲生之亲,而亲皇后为重,难道不是皇上亲亲之心所至?
“我朝传统,让不是皇后的太子母亲去死。是恐怕嫔御之子一旦成了太子,日后当了皇帝;则其地位难度,国家生事,这是忧佣人之忧。朝廷不应该担那些不应该担的心,应该知道能生太子的人必是有仁心的人。
“再说,哪有圣主无亲生母亲之理?只凭这一点,就可以说这是我朝当前最应革除的陋习之首。否则,是事君不君,亲人不亲,则天朝风气不可能归正,仁孝之心不可能施行。
“再说,嫔御之中敢于生下太子,为社稷和皇家延祠,本是国家功臣。而功臣不能得活,这不是圣明之举。现在的宫中,就因为这个传统规矩,而遗误多少大事。如果皇后不生皇子,嫔御之中谁还敢再生皇子?这就是现在后宫之中没有皇子的一个主要原因。在此大势之下,独奴才一人冒死生下皇子,不是奴才不识事务。假如奴才不生皇子,可以保全自己性命,继续苟活而享受荣华。其实那样才是有罪于皇上,有罪于社稷。我既然得了皇恩,就应该为皇家承担责任,分担皇上之忧,为皇室延续子嗣。
“奴才说了这么多,不是单为奴才一个人。只希望在此之后,不再有宫人为此而死,奴才就心满意足矣。继先帝遗愿,改除旧制,请皇上三思”。
这一番话把众嫔御说得频频点头,胡充华的话音刚落,溪、李二人便带头齐齐地跪在皇上面前奏禀道:“先帝遗愿,废除旧制,皇上圣明。”
魏主从胡充华开始说这些话时,一直到最后都没有说话,众人说完,他低着头默默地出阁去了。


四十四


永平五年(公元512年),元翊已经三岁,宫中从皇后到一般宫女再没有生下皇子的人。魏主已经二十九岁,朝庭上下一致要求册立太子。魏主决定正式立储,并改年号为“延昌”元年。显然,这个年号是延续、昌盛,希望国运富强、子民旺盛、千秋万代的意思。
诏令:在全国实行了大庆并大赦天下,又给尚书令高肇加封司徒,皇弟清河王元怿为司空,广平王元怀为骠骑大将军,老臣崔光为太傅。
因皇弟汝南王元悦辞官不做,一味信佛访仙;魏主禁止不住,只好听之任之。
关于如何处理太子母亲的事,皇上只字不提,众臣也没有主动提起的。


高皇后一听这个结果,当时便气得大声地叫了起来:“这还了得,这不是眼中没有祖宗,没有国法了吗?”  
她当即便叫张晋出去找高肇进宫,对高肇说:“胡氏不死不但是没有国法、没有祖宗,将来把我这个皇后放在哪里?高氏家族将来怎么办?胡氏岂不是要做太上皇了吗?”  
高肇当然是一拍即合,两人为此商量了好长时间,然后高肇急匆匆出宫去。
第二天早朝,魏主刚刚坐定,王显和魏偃两人便出班联合奏禀道:“按我朝惯例,已立太子,应即刻将胡充华赐死。”
话音未落,四王爷、皇上的弟弟清河王元怿出班奏道:“皇上,先帝已有改革旧制的遗训,不应再墨守旧规。不能让太子像我们一样,无亲无母。
高肇见势出班奏道:“治国以法为本,而今新法未明,旧法未废就还应遵循旧法贯例,顺天下意愿,赐胡氏升天。”
元怿又奏:“老子曰:‘仁义、礼制,教之本也;法令、刑罚,教之末也。’本末相应乃治国之略,法和刑是要在礼制和仁义的基础上而施行。我们用法应比南方人圣明,不能使无辜者枉死。”
王显奏道:“胡充华多谋奸诈,妖姿惑主,留在后宫终将是祸害。”
魏偃奏道:“胡充华时时都在排挤皇后,势欲两立。如不赐死,今后必将以亲子贵为天子而霸后宫,那时将后宫无宁日了。这样的祸害,古往今来还少吗?请陛下斟酌。”
元怿又奏道:“胡充华进宫十年,并未见有什么谬误,高皇后也曾赞扬她是仁义之女,何来‘排挤’之词?我听说:被好人赞赏的人一定不坏,被坏人赞赏的人一定不好,高皇后赞赏的人怎能是坏人呢?”
崔光出班奏道:“先帝立志废黜弊端,是要使我朝更加兴旺。而今朝庭宗嗣乏人,不能不说是这方面的原因。要想皇室子孙昌盛,再不改掉影响这些事情的弊端,底确是不行了。”
中领军于忠也出班奏道:“臣闻胡充华整日诵经拜佛,生太子之前就宁愿自己去死而保皇家有嗣,这样的美德是应该给予褒奖的。”
侍中侯刚也出来奏道:“我朝明主在堂,百官齐备,后宫皇后德高望重,岂虑一女子作乱?况且让胡充华活下去是朝庭善行,让她去死与朝庭无益,何不扬善而抑恶?”
高肇早已听得不耐烦,站在朝堂中大怒道:“一派胡言滥语,依你们之见,祖宗何在,法制何在?”
魏主这时表态说:“胡充华冒死生下皇子,是为有功。我们不可再枉杀功臣,而绝后宫生子之路。我意已决,不须再议。即日下诏:赐胡氏为贵嫔。”


众臣自然再无对此事多言者,不过是又议了些别的事情之后,魏主宣布退朝。话音刚落,却有江阳王元继出班奏道:
“请皇上担待,微臣有一言奏禀:臣十分拥护皇上决意,只是还有一事想讨皇上恩准,不知可否?”
魏主说:“尽管说来。”
皇亲元继说:“臣愿借太子吉光,为犬子元叉求聘武始伯胡国珍次女为媳”。
“准奏,退朝。”魏主早就等得不耐烦了,边说边走下朝堂去后宫了。
元继可是乐得合不上嘴,他回到自己府上,着实的庆祝了一番。他对自己的王妃说:“如今太子新立,胡氏不但不死,反而晋为贵嫔,明摆着是将来的太后。我把儿子元叉与未来太后的妹妹联姻,这是百年大计,宏福于后。过些年,元叉这个太后的妹夫就会有所作为,咱们等着亨清福吧。”
王妃说:“此事虽有皇上钦订,可咱们也得下个聘礼才行。”
元继说:“这事不急,既然已有皇上口喻,就是铁板之钉。可现在还刚刚起步,大事尚未露端倪,还要看看风头再说。”
王妃问:“皇上定的事还看啥?”
元继说:“皇宫之事变化多端,不是咱们能看得到的,现在把事情都办完了,以后就没有回头的余地了,今日先投一机,也要为后面留有余地。这就是说定而不定,先放起来再说。”
王妃知元继素来老奸巨滑,虽然不知后事如何,却也心中有数。


四十五


高肇见朝中奏议无效,急入中宫嘉福殿找高皇后。劝说皇后:“皇上已封胡氏为嫔,娘娘应暂时安定,以观动静,伺机行事”。
高后不听则已,一听便急火攻心,气急败坏地说:“治死胡氏是当务之急,缓则无我立足之地,你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去做好这件事。”
高肇说:“一小女子,身无后盾,有何惧哉?不过让她暂活几天。”
高后说:“不立即除掉胡氏,我死不甘心。”
高肇说:“事已至此,办事从速,实在要除掉此人,可用鸩毒。”
高后说:“你速速取来,我拼一死也要在今天让这个溅人没有葬身之地,不然的话,就是今后我没有葬身之地了。”
高肇老谋深算地想了想,对皇后说:“皇上对胡氏情有独钟,娘娘还是慎重为好。以你我这种地位,在有机会的时候处死一个人,还不是如弄死一只鸡那么容易。可否缓几日再办?”
可是高皇后死也要立即把胡氏弄死,高肇见劝说无效,只好动身出宫去取毒药。这边,高皇后唤来张晋商议动手事宜。
张晋说:“若办此事,底确应该从速。在皇上诏书未颁之前下手,神不知,鬼不觉地办了,就是皇上知道也没办法。若要缓之,必有变化。拖得时间越长越对我们不利,还容易坏了我们大事。
高皇后自言自语地说:“先母后子,再来一次。”
张晋献计说:“我即刻去叫胡氏来见娘娘,待她来时,娘娘就说是皇上旨意,赐她药酒,不喝就硬灌死她。然后说胡氏自己认为已立太子,自己应死,按照祖宗规矩自尽而亡,皇上也不会说什么。”
高后说:“对,就这么办,到时候我去启奏皇上,你再作证,不由皇上不信。”
说完打发张晋快快去找胡充华,又嘱咐他不得误事。


这边,胡充华见张晋带着十多个人来传皇后旨意,料无好事,便说:“谒见皇后,须仪容端庄。待我打扮一下,即刻便去。
张晋听此,也道:“这倒也是,我在这里等贵嫔,只是须快一些。”  
胡充华进到里面,急把冯赢召唤过来。如此这般安排了一番,打发冯赢从后门出去,这才慢慢地梳理妆扮起来。
张晋也另有安排,他在胡充华刚进里面的时候就叫两个跟来的小太监去后面小门处守候,对他们说:“无论如何不可让胡氏从后面走了。”  他自己堵在前门口,心想:怎么也不差这一会功夫,反正我是不会受骗的。
在外面等了好一会不见胡充华出来,他急让跟来的小太监进里屋看看,片刻时间小太监出来说:“ 正打扮呢。”  可张晋怕时间长了有变,自己进到里面,刚一掀开门廉,就听胡氏在里面怒道:“大胆!”  
张晋只好又退了出来,在外面大声说:“请贵嫔快点,皇后等时间长该发怒了,再说这也不是咱们这些下人能担待得起的。”  
胡充华全不理会,依然故我的坐在原处梳理妆扮。张晋站在外面心如火燎,不时地催促她快点去见皇后。又过了约莫一个时辰,胡充华才慢慢地走出来,与张晋一起向中宫嘉福殿走去。

高皇后这里,早拿到了高肇亲自送来的鸩酒。见胡氏姗姗来迟,知她现在就已经不把她放在心上了。不由的心中恨得牙痒。冲着胡充华嚷道:
“大胆奴才,还不跪下。唤你一声,竟拖拉到现在,你知罪吗?
胡氏顺从地跪下,不卑不亢地答了一句:“妾无罪。”
高皇后一听气得胸中喷火,两眼圆瞪说:“死到临头,还敢嘴硬?”
胡充华问道:“不知何事惹脑娘娘,要让妾死?”
高皇后说:“你违抗祖制,花言巧语迷惑皇上,时常评议朝政,条条都犯死罪。现在皇上传来圣旨,令你自尽,由我监视,你自便吧。”
说完向张晋使了一个眼色,张晋立即明白。
他走到桌前拿起那瓶鸩酒,举到胡充华面前说:“请贵人自安。”
胡充华挺直了身子说:“妾死无憾,但请把皇上诏书拿来一见。”
高皇后说:“你不须看诏书,满朝文武都已经议定让你一死。难道说你还不信吗?你不知违抗圣旨是灭族之罪吗?
“皇上曾说赐我不死。”  胡充华乍着胆子分辩道。
高皇后以为真是皇上说了这样的话,先是心虚地顿了一下。但她很快又说道:
“休拿皇上压我,后宫天下我为尊。我的话,就是皇上的话。今天你喝是死,不喝也是死。
说完,向着左右侍候的太监们大声喝道:“你们还不动手!”  
一声令下,立即有张晋带领的十七八个太监,如狼似虎地扑向将跪在地上的胡充华。没等胡充华反映过来,就将她压倒在地,拿过鸩酒就灌……。
胡充华紧咬牙关,屏住呼吸,拼命地往外喷毒酒。
张晋见她如此,就用手掰她的嘴按她的鼻子。
胡充华的嘴出血了,还在往外吐着毒酒。鼻子出血了,还在往出喷着毒酒。身子和四肢被牢牢地压住,可是还在抽动。她的头发被一缕一缕地揪下来,可她还在挣扎……。  
高皇后见众人制服不了她,就又喊来几个宫女,命她们:“快拿大针来,用针扎她的嘴。”


[发帖际遇]: chljycsycq 在网吧通宵,花了 5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