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8|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40——42)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chljycsycq 发表于 前天 08:32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24日 08:36 编辑

四、离索泪

头钗腰佩珠玉体,阴云硝烟星影稀。


男刚女柔,男授女生,男女有别,这是上天造人时铸就的天性。女人无人精之天性,男人无生养之地性,这是上苍创造人的自然属性。但是男女媾合,则有天地之综合性的功能,则天、地、人共生共荣。胡家女儿以地性元元之身,随苍天切切之意,合人间初情,本是天随人愿的好事。但因世间人意繁杂,不知结果如何?


四十


胡充华生小皇子的时候,也正是北魏多事之春。当时,正有南方前线战场噩耗报来。江淮之间的战场上,北魏刚刚又有败绩,损失近十万人马。其中仅战死者,就有一万多人,伤者无数。一石惊破千重浪,北魏朝野上上下下都惊慌万分。真是一场战事过去,少人喜欢,多人痛哭。
这个天下,也真有巧得很的事:母亲出生时,正临一场生死的博杀。儿子出生时,偏偏也逢一场殊死的博杀。母子两人都是在这博杀中出生,面临着人间世上一些生死的抉择。生母亲那时是由北方蠕蠕人引起,生小皇子时,则是北魏人因自己的无聊在南方而引起。
说起来,真是天下本无事,官家自犹之。原来,北魏荆州刺史元志为了求取政绩,博得个升官发财的机会;突发奇想,驱迫汉中少数民族向北迁移,致使大批百姓怨声载道。又没有个说话和出气的地方,于是便纷纷南逃,投往梁朝去寻生计。梁朝司马朱恩远,乘机率兵攻魏。为壮大自己力量,他逼迫逃过去的人反攻荆州。造成反叛之人面前只有一条生路,于是叛兵成了亡命之徒,首先造成元志被杀。魏兵在群龙无首的情况下,仓皇应战。哪里经得住如狼似虎的梁兵和拼命博命的叛逃者联合攻击?一下子就战死一万多官兵,七八万人溃散的惨局。


魏主得到战报之后,正在六神无主、奥恼的时候,后宫来报说胡充华生下皇子。魏主原本一肚子的怒火顿时烟消云灭,把众多朝庭大臣扔下不管,返身向宣光殿跑去。跑到一半路程又下诏,急调御林军来。魏主先是用军兵将宣光殿围了起来,接着又亲自抱起皇子乘车转到东宫。诏令,立即派一千名卫士保卫东宫,并诏令中给事刘腾说:
“从现在开始,你不分昼夜守在这里,选良家百姓育儿好的女人十名做乳姆,择良好无过,无任何宫闱关系的外来持御二十人,进东宫专门哺育养护皇子。卫兵千人常驻东宫,听你调遣。其他任何人员一律不准靠近东宫,违者杀无赦。如有些许贻误,必取你人头。
正说之间,高皇后风风火火地赶来东宫要见皇子。魏主拦住问道:“爱卿可曾去看胡充华?”  
高皇后说:“臣妾刚刚得知喜讯,按礼仪先给皇上道喜,然后好好地关照一下咱们皇儿。安排完这边的事,即刻便去看望胡充华。”  
魏主又对高后说道:“皇宫大内第一件事,便是扶育皇子。爱卿作为母后,为何姗姗来迟?
高后见说又向魏主身边凑了两下说:“谢皇上提醒,臣妾这就是来看我儿的。这回好了,有人说我无子,现在上天给我送来了太子。”
魏主听了此话,反倒犯了心思,连忙止住高皇后说:“免了吧。从现在开始,皇儿之事,由朕亲自安排。后宫所有人员一律不准过问,由你督促宫中全部人员按朕旨意执行。皇后宫务繁忙,就不要分心皇儿的事了
说完这话,又回头对刘腾说:“好了,皇后从此也不来打扰你,这边就由你全权负责,万一有丝毫差错,你也就怨不得别人了。”
刘腾只有喏喏连声说:“奴才以身家性命和这颗人头担保,必定照看好皇上龙子安好无恙。”
高皇后听说此番话语,第一次感到了受冷落的滋味,过了半晌又说:“皇上英明,但最应提防胡充华,为自己苟活,万一暗下毒手,岂不更糟。”
魏主见高后如此说出话来,又对刘腾说:“严禁胡氏探望,对宣光殿所有人员都要严格防范。
高皇后补充道:“依祖宗规矩,我儿迟早必为太子,这是举国尽知之事,不如趁天下之愿,即刻立为太子,也免了皇上担忧和胡氏的痛苦。”
魏主转头看看刘腾,问道:“依你之见,如何?”
刘腾眼珠一转,心想皇上是在试探自己对皇子的诚心,忙跪下回禀:“回皇上话,皇后之言十分有理,此事早晚必行,但是皇子刚刚降临人间,大喜还没庆贺,怎好直接庆贺储君大喜,依奴才之见,还是先庆皇子生辰之喜以后再议立太子的事不迟。关于胡氏之事,就只好待册封太子时再定。
魏主听此,点头道:“有理,此事缓行。”


四十一


于是高皇后和胡充华、以及任何后宫人员,都无机会进入东宫探看皇子。恨得高皇后直跺脚,也只能暂时放下加害胡充华的心思。
胡充华却因无缘看望亲生的可爱小儿子,痛心得常常啼哭。冯赢陪伴在傍,也只能安慰说:“母子分离虽是痛苦,但皇子平安不用你照顾,倒是好事,也可利用这个无牵卦的机会,好好休养身体。”
胡充华啼泣说:“母子之情岂能说放下便放下,自己生下孩儿,却无权看视,身在咫尺,却毫无办法,天下人情难道就这般模样?”
冯赢无话可说,只好相陪落泪。

胡充华生儿七天,刚能下地行走,便让冯赢搀扶,步向东宫。来到宫门口,看门卫士不准进入,也不给通报,告诉她说:“这是皇上亲自安排的,只让我们看守大门,不准为任何人通风报信。就是皇后,也是皇上当面说过的,不准她进入东宫,不准她过问这里的事。我们的这颗脑袋全都挂在这个大门上,请充华见谅,实在是不关我们的事。”
急得胡充华站在门口,连哭带求地请门官为他去找刘腾,让她进去。门官无法,只好站在一旁装作听不见,任凭她站在面前哭求不理会。东宫中,刘腾正在里面不远处的树阴下打嗑睡,听见大门有哭闹声,伸头看是胡充华,又急忙缩回头躲了起来。胡充华见露头人正是刘腾,忙向着他喊道:
“中给事,中给事大人。”
刘腾只装做听不见,躲着再也不露面。
冯赢见此情景,叹息着一个劲地摇头。无奈之下,连扯带扶地把胡充华扶回宣光殿。从那以后,如是数次,胡氏始终未能见到自己的儿子。
好不容易又过了二十多天,胡氏便到嘉福殿想寻皇上求情见儿子一面,结果是一连几天也没见到皇上的影子。
宫中太监对她说:“皇上有旨:这些日子,不许你再去找皇上。”  
胡氏站在庭院之中徘徊了好长时间,也无人理她。正垂头丧气返回后宫时,刚好碰上刘腾从东宫去太极殿见魏主。胡充华忙给刘腾施礼,求他转告皇上自己要见儿子的请求
刘腾不好当面拒绝,只好敷衍应允,忙忙地走开。到了太极殿,刘腾见了魏主,汇报完小皇子情况后正想走开。
却听魏主又问:“这段时间可有人干扰东宫吗?”
刘腾答:“无人干扰,只是皇后吩咐奴才---”  说到这里又打住了话头。
魏主问:“吩咐什么?”
刘腾才慢慢吞吞地说:“皇后娘娘让奴才严格看守宣光殿,日夜增加卫士,防止胡充华满月后逃走出宫。”
魏主又问:“你办了没有?”
“奴才按皇后娘娘懿旨,已在宫中内外增加了卫兵,并未发现异常。”
魏主说:“多此一举。虽说胡充华异于常人,但终究没见她有什么不同,进宫多年并没有什么大错,怎好就随意给人增加是非?”
刘腾见皇上态度已经表露,便随风转舵地说:“奴才刚才看见了胡贵人。”
魏主问:“如何?”
“胡贵人虽是满面愁容,却也秀气异常,实在是……” 刘腾吞吞吐吐地说到这里又不说了,眼珠却直直地看着皇上。
魏主听到兴头上,是必要知道底细的,便紧追着问:“如何?”
刘腾这才接着说下去:“实实在在是一个病西施。”
魏主说:“后宫秀女无数,不知为何,朕只对这个胡美人放心不下。”
刘腾接口道:“何不让这个人来陪陪皇上?”
“依卿言。” ——虽然皇上金口玉牙,若要开时,确也容易。

这几天,魏主因平阳发生了罕见的大疫,病死三千多人的事,天天在太极殿议政。就连高皇后也接到了不许去找皇上的钦旨,她虽然常向皇上耍娇,但国务大事还是知道厉害的,岂敢去违抗圣旨?所以皇上这些天来一直是独睡空床的。刘腾明知这一点,这才敢于大着胆子向皇上提出胡美人的事。一来可讨好皇上,二来可了去胡充华这个将来也许能发达的女人的人情。而皇上则是为了寻开心,早就巴不得有人给他提这个事,这个机会太遂皇上的意了。


四十二


胡充华接到刘腾通知,心中高兴。急忙换装、梳洗打扮,来到太极殿旁的福乾殿向皇上参拜请安:“奴卑来谢皇上恩宠,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
魏主一见阶下美人,立即眉飞色舞,朝着站立在旁边的众人一挥眼色,随从人役全都乖乖退下。魏主走下龙座,对胡充华说:
“起来回话”。
胡充华这才敢抬头起身,深情地看着皇上。魏主面对面地端详着这个漂亮的脸蛋,顿时一片热气冲上心头。其实,胡充华本来天生丽质。这一个多月里多在室内保养,又因有时哭泣,所以在她那苍白的脸色中配上微有红肿的眼睑;本是不用化妆自然红润的小嘴,使那压抑不住的秀丽掩饰了本应出现的憔悴;自然地焕发出了仙子一般的气质。不待再说什么,魏主早已按挪不住,一把将她抱起,拥入寝厅。
胡充华本是忧心忡忡,想找皇上求个情,那有心思扯这个皮?但到了这个地步,也只好先忍住话头,任由皇上轻薄。她顺从地躺倒在床上,主动地脱去全部衣服……。待魏主象馋猫一样连舔带抓,吞嚼腾吐,直到气喘嘘嘘地从她身上爬下来,已是睡眼难睁,躺在一边打起呼来。
哪里给胡充华留出了说话的时间?她只能卧在皇上的身边默默哭泣。还不敢弄出大声来,怕惹脑皇上事情会更糟糕。
正在胡充华眼看着皇上,盼他醒来的时候,帘外传来张晋的求见声:“奴才奉皇后娘娘懿旨,请皇上起驾,速到嘉福殿,皇后娘娘有急事求见。
魏主闭着眼睛,口中懒懒地打了一个呵欠。还没等皇上起身,张晋便命令两个宫女进来服持皇上穿衣起身。胡充华只好眼睁睁地看着皇上,软塌塌地跟着张晋离开这里,毫无办法。


时间像机梭一样飞快地流逝,胡充华终究没能看到自己的儿子,整日里在煎熬中度日。高皇后见胡充华直到现在还好好地活着,恨得一个紧地咬牙,急得她也和胡充华一个样的心急如焚。皇上好长时间不和她说闲话了,高皇后心急也没办法,只能以最大的耐性忍耐着。
一天,高肇进宫对她说:“胡氏之事无须费心,只要册立太子自然有结果,请皇后静待佳音。”
高皇后说:“皇上迟迟不做决定,有意是护着那个溅女人。依我的主意还像上次那样,找个杀手乘着黑夜进宫把她解决算了。
高肇说:“万万不可,上次是对于皇后,她不会武功;现在是对胡充华,她会武功。那次若不是我冒险出手,胡充华就可能将杀手当场抓住,要是她得呈了,你我就没有今日了。”
高皇后说:“你当时为什么不和杀手一起将胡充华杀死?”
高肇说:“胡充华武艺高强,我和杀手岂是她的对手?那天我若下手再迟些也没有今日,这样的风险不能再冒了。”
高皇后费尽心机找不出好的办法,便每天带着张晋四处游荡,希望能有机会见到胡充华,当面找她的茬,就有借口凭着皇后的权力除掉她。可是因四处卫兵太多,弄得宫殿之中杀气腾腾,哪还有什么闲人出来游玩?她一直也没能碰上胡充华。
胡充华本来就是一个垂死挣扎的人,那里还敢在这时出来闲步?她整日在自己的寝处和冯赢说谈,琢磨着如何才能见到自己的儿子。再就是每日里悉心向佛,把小时候姑妈教的那些佛经不知背诵了多少遍,希望佛主保佑她们母子团圆,脱离苦海。
高皇后的这根眼中钉拔不出来,实在是心中不甘,她经常派人去催高肇,让他抓紧机会在朝庭建议立太子的事,她在皇上耳中也总是吹着立太子的枕头风,只是无奈这个软绵绵的皇上总也不表态。



[发帖际遇]: 刘邦打了个喷嚏,有雨点落在chljycsycq 身上 ,恶心但值 3 两 纹银.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