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26|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34——36)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22日 14:05 编辑

三十四


高贵嫔为了自己独占皇上,在宫中很是费了些功夫。现在她一人独揽后宫大权,宫中嫔御谁敢不看她的脸色行事?后宫主管太监张晋是受高贵嫔恩赐提拔起来的,所以张晋对高贵嫔极尽奴颜卑躬之能事,讨高贵嫔的欢喜。他每天派专人分工监视各家嫔妃,若有哪个女人得了皇上的幸,他会立即报知高贵嫔。这些情况,是宫中人皆知的秘密。
胡充华知道,高贵嫔为了当上皇后,是准备牺牲掉自己的忌妒让她做一个工具。她却恰好可以利用这个机会,试图展翅高飞。不过要暗中提防,学着逢场作戏而已。
傍晚,魏主回到寝宫,见只有胡充华一人。一时眼亮,就想让胡充华立即伴寝。胡充华早已暗自打发人去告诉高贵嫔,说是皇上回来了。高贵嫔哪里能够真心把恩宠让给胡充华?一听此信,便立即赶到堂前,百般鲜媚地领走了缠缠绵绵的皇上。自此,高贵嫔更加信任胡充华,凡有事就和她商量。皇上虽然乐得两美齐见,但却碍于高贵嫔的面子,不敢随意放肆。不过是抓耳挠腮地找寻机会,与胡充华调情,以解饥渴。在很长一段时间中,胡充华总是找借口,婉言辞绝推托不就。有时高贵嫔也从中作梗,假意调节。或是迷惑皇上,不让皇上专情于胡充华。急得皇上心焦如火,像热锅上的蚂蚁。
其实,胡充华正当春情浓郁的年华,岂能无欲?面对着年轻的皇帝,又明知皇上对自己有情;心中也恨不得立即投入魏主的怀抱,享受皇恩雨露。只可恨高贵嫔像条伺机要吃人的狼一样,每时每处都在暗中监视着自己。稍有不测,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她不想再像以前那样,继续在后宫过囚禁的日子。那样的日子太长了,自己的青春都已经快要过去了。有时,侧耳听着隔壁高贵嫔与皇上的淫笑浪声和放肆的喧嚣,她那燃烧着的欲火真的难平难息。她发誓要挣扎,要拼个出头露面、有光彩的日子。她也在尽力地伺机寻找自己那一席之地,但是现在不行,还不是时机。
一天傍晚,她乘着皇上和高贵嫔寻欢作乐的空,出来沿宫中河畔信步散心。她漫无目标地走着,心中无头绪地想着。她怨自己命运不好,若是能像其她女子那样不进宫中。自由自在生活在世上,能与自己心中相许的人在一起,该有多好。她又不自觉地想起了郑俨,想起他们已经做成的婚姻,却不得不被迫分离。来到宫中又不能像别人那样如意,只能把希望寄于皇上偶然的幸临上。整天过着孤独和愁绪难缠的生活,实在是令人心寒。她想着这些心痛的往事,竟顺口做了一曲《如梦令》,觉得也许能放放心中之热,泄泄肚里的哀怨:
春意柔丝正浓,烈火红日苍穹;
西风草木怨,繁花被迫枯荣;
无情,无情,
四季依旧昌隆。
作完后,她觉得意犹未尽,又回到寝室,坐在案前提笔写一首《好事近》:
长柳何人栽?残影落日楼台;再临一爿宫庭,遗骚又满怀。未见月圆月又亏,夜夜伴空宅。心意冷暖相近,日日盼君来。


胡充华虽未曾有过鸾凤之欢,但耳闻目睹之事也格外令人向往。她劝慰自己说,自己身份有限,千万不可以俄顷淫乐而易那无穷之悲,但愿卧胆之苦能换来长久的燕尔之欢。所以常是在欲火攻心之时,强压热血,自动隐退。每次离开那个多情的皇上之后,她都是回到自己的寓所暗哭一阵。
虽然渡日如年,可宫中的事件却频频让人瞠目结舌。不久,胡充华听说才三个月的小皇子元昌不明不白地得了病。虽有当时全国最好的太医王显来给皇子看病,但也不知他是如何医治的,仅仅过了两日,元昌竟突然死去。
魏主已经二十六岁了只有这么一个儿子,心中自然十分哀痛。整日里早朝不上,茶饭不思。可也只是伤心不已,并不去追查儿子是因为什么死的。
高贵嫔眼看着距皇后宝座只差半步,唯恐皇上有个一长两短影响了自己的后世幸福,便想尽一切办法逗引皇上高兴。她用尽了一切苦功都毫无效果,想起胡充华能说会道又是自己的同心人,便每日都让胡充华来帮忙。这魏主也怪,偏偏是一见胡充华就露出笑脸。胡充华心知皇上心里,再凭着三寸慧舌谈天说地、引古论今。一会东、一会西,即能用笑谈说正事,又晓以大义含蓄天理。真的竟把个昏沉沉的皇上,说得时时露出笑颜来。
每当这时,高贵嫔就在一旁扭捏腰身,卖弄风姿,引逗皇上。
胡充华也只好见风使舵,随合着说:“皇上龙体健康,高娘娘貌美才高,天保我朝,龙凤呈祥。现今高娘娘已经妊娠,太医王显断脉知是龙子,这真是天大的喜事。还请皇上节哀顺便,以接大喜。”
皇上见说,真的转悲为喜,高贵嫔更是百般媚态,上前送情,胡充华当然是知趣地抽身退出来。


三十五


过了些时日,皇帝早朝时向百官众臣提出:“皇后已殁数月,高氏也已怀胎,是否可立皇后?”
众臣都是沉默不语。过了一会,太师彭城王元勰出班奏道:“臣以为于皇后和皇子元昌都在短时间内突然暴崩,至今原因未清,天下人众说不一。按照常理,应在查清原因之后,再立皇后也不为迟。”
京兆王元愉也出班奏道:“两次不幸都是太医王显渎职所至,只要把他送交刑部便能问出因由或主谋。”
这时,尚书令高肇站出来说:“皇后和皇子双双崩殂,已经是我朝天大不幸。作为臣子的本应在这时为皇上分忧,不可在此时为皇上再增烦恼。何况太医治病岂能治得天命?谁说王显有误,当时治病为何不来显露身手?此时又有谁能说清医道?
这一番问话,说得太极殿内鸦雀无声。魏主元恪说:“往事自有天论,太医之事与立后无关。”
元勰又一次出班奏曰:“自先皇迁都改制以来,皇亲诸王及全国上下都已延用汉习,恢复汉制,一国之母都是中原之女。至今立后,也宜选用汉女为后,若以北女为国母,有违先皇遗愿。”
魏主听后,不耐烦地说:“先皇改制就是要改掉陈规陋习,我们更不可拘泥于南北之别。华夏之大,皆出于炎黄之后。况且我朝始祖乃天女所生,高句丽先人乃太阳与河伯之后,同为天人,有何不可?
元勰还要再奏,被魏主示意止住说:“以卿之议,朕早听过,不足再论。”

七月,朝庭终于颁诏天下,册封高氏为皇后,诏天下大庆十天。高氏家族自是举族欢庆月余,不在话下。
宫廷百官见此玄机,多有附合高肇,甘拜于门下自作鹰犬者。中尉、尚书元匡生来梗直,为官清廉,看不惯高肇无才自重、贪赃索贿、专政酷暴,写了一个弹劾奏章报给皇上,可是这个奏章却落到了高肇的手中。
一日早朝之后,皇上退去。高肇乘众臣还未退去的机会,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对元匡说:“中尉大人,你弹劾我的这个奏章还是还给你吧,我就不为你保存了”,
弄得元匡十分尴尬,接着高肇又对众人说:“谁告我也没用,告状信最后还不是落在我的手上?”
没过几天,就有两个人联合写了个弹劾元匡的奏折上书给皇帝,诬陷元匡说他是赃官。魏主红批一点,下旨由高肇亲自处理。就这样,这位先朝勋臣被罢免后驱逐出京,其中尉的空缺由太医王显补了上来。从此朝庭百官人心涣散,离心思去,先后有王足等多人携家带口投奔南朝。
公元508年,魏主的亲弟弟元愉因妻子是于皇后的妹妹,多次受到高肇的打击和压制,心怀不满。他借故离开京城,先是起兵抗拒朝庭,声讨高肇。后来势力渐大,便自立为皇。魏主虽然念及兄弟之情,无奈国家分崩,只得调动重兵,派大将李平带兵前去镇压。李平临行时,魏主一再告诫他:
“不可伤及元愉,只把他带回京城即可。”
李平很善于用兵,很快的时间就将元愉的兵马击溃,并活捉了元愉。魏主得知朝庭大军胜利之后,怕下面兵将害了元愉,先后两次紧急颁诏,并派出专人前往战地。明令下旨说要保住元愉的性命,还派出皇宫武官去亲自护送元愉回京城,李平也亲自押送着元愉回京。可是,高肇却亲自带着军队在中途将元愉截下。李平想要分辨,却因自己没有皇上的圣喻,无法拒绝高肇,而高肇却口口声声说是代表皇上前来执行公务。李平被逼无法,只好把元愉交给高肇。高肇得到元愉之后,便趁着两个皇宫武官和他说话的时候,指使手下刺客将元愉暗杀在囚车里。
魏主听到信息以后,深深地掉了几滴眼泪。后来,皇上听元愉的妻子说:“元愉明知高肇不能让他活着进京,并且自己也确实无法活着来见皇上,所以自己心甘情愿地死了。”  也就不再追问这事,李平的功劳也不管了,对这样的大事,最后是个不了了之。
老臣元勰一直是高肇和高皇后的心头之患,高家叔侄两人宫里、宫外,内外勾结,编制谎言,网罗罪状,一心要扳倒太师元勰。
高皇后对皇上说:“皇上立皇后是理所当然的事,哪有皇帝没有皇后的?老太师怎么还希望皇上不立皇后呢?再说,皇上连有没有皇后的事他都要管,这是把皇上放在何处了?我当不当皇后没关系,天下的皇上怎能没有老婆?这样君不君,臣不臣的,国家还能长久吗?”
魏主说:“这些事情,朕自然心中有数。”
高皇后不依不饶地说:“皇上只知元勰是前朝老臣,并不知道他与元愉相互勾结,图谋皇位的事。”
魏主说:“不曾听说。”
高皇后说:“此事宫中尽人皆知,只瞒着皇上一人。”
恰巧此时胡充华进殿给皇上送文扎,魏主便顺口问她:“你可曾听说太师与元愉勾结谋反之事?”
胡充华忙跪地禀报说:“奴卑整日在宫中,实在不知外面官场之事。”
躺在魏主怀中的高皇后猛地跳了起来,向着胡充华大声吼道:“你胡说,还不快点滚出去!”
吓得胡充华急忙退着出了宫殿。


三十六


终于有一天,皇上去宫外面游玩,估计要有一段时间才能回宫。高肇急忙进宫来找高皇后商量,高皇后迫不及待地向太监总管刘腾发布命令说:
“立即传旨,就说皇上传元勰进宫。”
正在外厅办公的胡充华得知这个情况,明知其中没有好事,但又不能出宫去说明事委。便找借口说去太极殿提文件离开高皇后,在太极殿前找到四王爷元怿说:
“高皇后下令即刻让太师进宫,妾怕其中有些不妥之事,特来找王爷报知。请王爷速速定夺,早拿主意,报知老太师。
元怿说:“我自知轻重,别的事你就不用管了。”
刘腾不知事中原委,竟自出宫传达高氏的命令,让太师进宫,然后回复高皇后和高肇不提。
这边,元怿急忙出宫去元勰府上。元勰已经接到宫中信报,准备离府进宫。两人正好在大门口相遇,元怿忙对元勰说:
“老太师且慢,今日之事多有蹊跷,还是不进宫为好。”
元勰也说:“老夫也知这道圣谕未必是真,然老夫坐直行正,天理昭昭,其奈我何?”
元怿说:“不然,今日皇上是出京游玩。临走之前,我在身边。皇上并没有任何圣谕,怎么这一功夫就生出个圣旨来?依侄儿之见,定无好事。就连宫中胡充华尚以为其中不妥,所以决不可进宫。
元勰说:“我不进宫,他们会认为我怕他们,就还会再找机会坑陷我,我是早晚躲不过这一劫的。莫若今天过去和他们较量一番,让他们知道老朽并非粪土,今后也好收敛一些。”
元怿说:“实在要去,也要带些人才好。”
元勰说:“万万不可,那样,反会被他们抓住把柄。说我带兵进宫不反即乱,倒成全了他们的口实。
元怿百劝无效,又帮他不上,急得如浇油一般。突然他灵机一动,飞身上马出城去找皇兄。这边的老太师,已经起程进宫去了。
元勰来到太极殿,想坐在那里等候。突见张晋带领两个太监从远处跑来说:
“哎呀,老太师,皇上在宣徽殿等你好半天了,还不快快晋见?”  
不容分说,三个人拉起老人家就跑。把个老太师拽得喘不过气来,硬是连拖带拉地把元勰推进了一个无人进的偏殿。
高肇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对着元勰突然大喝一声说:“大胆反贼,还不束手就禽?”
没等元勰说话,早有几个武士冲上来把元勰按在地上,向他的嘴里灌鸩酒。可怜一个忠心耿耿的老臣,自以为进入皇家殿堂能有言论可辩。岂不知进来之后连口气尚未喘均匀,就已经一命归天去了。哪里还有让他说话的功夫?
等到皇上和元怿回来的时候,宫中已经一切如旧,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魏主找来高肇问:“老太师可曾来过?”
高肇答说:“来过,他带着宝剑直冲内宫,声言要杀死皇后,为元愉报仇,并说还不如把大魏江山送给南朝。”
魏主又问:“他现在哪里?”
这时,高皇后披头散发地扑进皇上怀里。边哭边说:“皇上救命,元勰要杀我。被宫人张晋等拦住后,他自己掏出鸩酒自尽了,真是死有余辜。”
张晋等人立即纷纷上前跪禀说:“老太师穷凶极恶,要不是奴才等拼死相救,皇后娘娘恐怕早已不测了。”
魏主听后连连摇头,一句话也说不出来。高皇后还在哭闹耍娇,高肇却从怀里掏出一份早已准备好的奏折说:
“皇上,这是元勰勾结元愉造反叛乱,图谋叛国的罪证。”
魏主看了一眼说:“你先收好吧。” 然后回头对站在一旁的四弟元怿说:“不管怎么说,老太师终归是咱们的叔辈,罪行暂且不去论他,还是厚葬为好。”
听皇上这么一说,元怿忍不住地流出眼泪,咽噎着出宫去了。
噩耗传出,太师府中一片悲哀。七天过后出殡发丧,朝庭官员多有怕事不敢靠前者。但行路百姓不管那么多,人们蜂拥护灵,个个号陶大哭。整个洛阳城,几乎变成了哭城。随后全国上下许多百姓家中、门上挂起了灵幡。纷纷纪念元勰,就连南朝的一些官民也都为元勰哀痛。



[发帖际遇]: chljycsycq 听说芙蓉姐姐都变漂亮了,给了1 两 纹银表示祝贺.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