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29——30)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20日 08:37 编辑


二十九


魏主点头道:“极是,极是。”
那高贵嫔早已不耐烦,接口道:“皇上面前军国大事已经驳杂,岂能再以区区锁事来烦皇上?你等女流又岂能随意过问国家大事?”
于皇后也插言道:“当今之势,天下南北未平,烽烟未息,要想开凿石窟,何来宏大资材?”
魏主却心有是事的随口说道:“倩倩女子,巍巍宏志。”
气得高贵嫔象母狮一样发着呼呼地吼声,两眼直瞪胡充华,恨不得把她吞下去。魏主不管她那套,对于皇后说:“这个胡充华,朕要重用她。”
皇上正在玩得高兴时,突然快马传来急报:“北方自号柔然汗国的蠕蠕人又发兵侵犯边境,已经攻克怀朔镇。”  皇上听此战报,真如热火之上遭了一盆冷水,一切游玩的兴趣全都消失殆尽,急令调车回宫。
文武百官连夜议政,朝议之后,决定派遣车骑大将军源怀紧急招募兵马,北讨柔然国。并在北方边界新设立了九个防御城镇,迁居百姓,设立官府。另在黄河以南招募新兵十万,分驻守边。
这次招兵又招出个女扮男妆的奇事来,这段轶事后话再提。
郊游以后,于皇后发觉,这个胡姓女子似乎很中皇上意。现在身边一个高贵嫔就已经让她很不称心,如果再有一个,岂不更减了自己的风光?但转念一想,如果有一个与高贵嫔比肩的人,岂不可以坐山观虎斗?于是她决定,暂不把这件事放在心上。
高贵嫔更加有所感觉,她立刻发现,胡充华非同一般宫中女子,是自己一个最大的潜在对手。必须乘她未得势前将其除掉,否则将是后患无穷。

多日来,魏主国事繁忙,无暇后宫。高贵嫔急得如火烧一般。待皇上的公务稍微缓和一些,她便急切地来找皇上。刚进殿门,便双膝跪地,虔诚地说:
“皇上日理万机,臣妾本该为皇上分忧,不应再给皇上添麻烦;但此事关系国家社稷,妾不敢不报,请皇上裁夺。”
元恪问:“什么大事?说来听听。”
高贵嫔禀道:“宫人张晋来报,胡充华曾与北海王妃刘氏在后宫密谋半日,然后刘氏去找彭城公主,必是合伙谋反。”
其实,魏主元恪早就知道彭城公主来为元祥求情的事。也知道元祥并无谋反之意,不过是不能让重臣压倒皇上而已。现在想起元祥,心中尚有挽惜之意。便对她说:“元祥案件已结完了,此案涉及的人犯及家属都已责令出京,永不得再进宫中,此事就不要再提了。
高贵嫔不敢再提,但心中总觉得是块病。她思来想去,来找于皇后说:“皇上吩咐,让把胡充华赶出宫去,永不得再进宫。”
于皇后明知高贵嫔在扫除障碍,打击对手。心想,莫不如留下胡充华,让她和高贵嫔作对手,也好从中压制两人。可再一想,胡充华既然有潜在危险,对自己也不一定有利,此人既不可留,也不可轻易除掉。她对高贵嫔说:“皇上曾亲口对我说,要重用胡充华,怎么又变了?待我问清以后再做处理吧。”
待高贵嫔走后,于皇后把胡充华找来,对她说:“高贵嫔传皇上旨意,要把你赶出宫去。以我之意,这决不是皇上的意图,只是高贵嫔要打击你而已。你不能出宫,但也须躲避几日,以后的事我自有安排,你放心好了。”  
此时的胡充华心中甚是彷徨,她不明白自己为什么遭遇这种不公平的待遇,更不知道自己是如何得罪了高贵嫔。她没有分辩的机会,再说谁能听她申诉?现在她无力自主,只好听之任之。于皇后派人将胡充华带到后宫,安排在供奉先皇先祖牌位的玄宫侧室住下,让她无事不得外出,免得让高贵嫔看见。

此后的时间中,北魏和南梁战争重演。北魏的北方也不安静,柔然国,也就是那些蠕蠕人挑起的战乱时断时续,烽火连起。魏主被军机要事缠身,没有时间玩乐,把个高贵嫔也放在一边好长时间。对胡充华的夸奖和赞誉更是早就忘到脑后去了,哪里还能想得起这个见不到面的才人加美人了?
红墙内外如隔天地,胡充华离家很长时间,一直未见家书。尤其是她在这个不见天日的狭窄空间中,特别想家,常常在无人的暗处自悲自泣。她面对倩影,度日如年。隔窗喧笑入耳,只能空慕他人。夜晚每每对月祈祷,祝愿爹爹能来京看望女儿,能与弟妹说上几句话也是最大的愿望。孤灯之下,对着宁静的黑夜,盼望母亲的灵魂能出现在面前,好对母亲说说心里话,诉诉苦衷。多少次,她使劲闭上眼睛,希望梦中能回到家乡,与家人团聚。多么盼望传说中的飞马突然出现,送来家乡的书信…… 可惜,这一切都是幻想,都是过眼烟云,她只能在希望中失望,在失望中悲伤。


三十


日月如梭,时光像闪电般逝去。胡充华不知过了多长的岁月,随着三四个寒暑过去,宫中对她的看管也不如以前那样严格了。这一天,胡充华正打开房门,就见那次踢绣球的四王爷和一个管事太监从这里走过。
四王爷一见胡充华便主动上前来问:“你不是在前面办公的吗,怎么到这个地方来了?”  
胡充华见问,忙给四王爷跪下,低着头不敢回答。四王爷问那太监说:“刘腾,你是中给事宦官,定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那个大太监说:“奴才实在不知,只知道是高贵嫔让于皇后把她看押起来的。”
四王爷对胡充华说:“你起来吧,那年踢球的事,我还没忘。你那球踢得真好,有时间还想找你和我一起玩球呢。”   又对那太监说:“一个宫中下人,要是没什么大事就放了她吧,得饶人处且饶人吗。”
那太监说:“回王爷话,奴才那有那么大的胆子敢放皇后监押的人。”
四王爷听后,只对着胡充华摇了摇头,什么也没有说就走开了,中给事太监刘腾也尾随着跟了出去。
这个四王爷很是平易近人,从不以自己是皇帝的亲弟弟自居。胡充华白天见到他以后,被他的一席同情话说得心中十分感动。致使四王爷的影子印在她脑海里总也不出去,搅得她茶饭不思,她不知道自己这是怎么了。
夜里,胡充华好不容易才入睡,刚刚闭上眼睛就听得外面人声嘈杂,一片喧哗。她不由得重新穿好衣服,冲出门外。原来,中宫那边有剌客,惊动了皇后娘娘。胡充华听后,也顾不得自己的处境和地位,一个飞身,跃出大墙,奔前面于皇后住的永乐宫方向去了。还有好一段距离,刚到高贵嫔住的嘉福殿,就发现高墙之上有一个黑影向这边飞来。她急展轻功,向那黑影迎去。黑衣人却已经落下身脚,直向殿中奔去。正巧高贵嫔迎出门来,刚说了一句:“快进来……”,突然抬头看见从空中落下的胡充华,又“啊!”地大叫了一声。那个正要跪下去的黑衣人见此,腾地一下跳了起来,迎上前来举刀砍向胡充华。两人顿时在嘉福殿大战起来。胡充华手中没有武器,却越战越勇,黑衣人心里着急,越战越慌。胡充华瞅准了黑衣人的一个破绽,突然来了一个“雨燕翻身”,后脚甩出一个飞旋把那黑衣人的刀踢了出去,又紧接着来了一个侧身闪电,随着一脚把那人踹倒在地,也就在那人倒地的同时,胡充华不偏不依地从高空落到了他的身上。只见胡充华一脚将那人的脸踩住,一脚采着那人的胸口,正要喊人来抓贼的时候。却见高肇突然冲过来捡起地上的刀,直奔黑衣人砍来。原来,不知何时,高肇来到的嘉福殿,把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也不知他是为了什么自己亲自动起手来。黑衣人侧脸斜眼看高肇来砍自己忙向高贵嫔喊道:“贵嫔救命……”  话没落音,早被高肇一刀砍开了肚皮,血流满地而死。
胡充华忙跳开,站在一边。高肇却向着她掂了掂手里的刀,也许是他估量着自己不一定是胡充华的对手,就把眼中的凶光收了起来说:“这个刺客太可恶,把皇后那边闹得天翻地覆,太尉于大将军给皇后的四个女护卫中两死一伤,还险些伤了皇后。”  
高贵嫔却直奔胡充华喊道:“你这个奴才不在后宫服役,跑到这里来行刺吗?”  
胡充华刚要分辩,高肇就向她说:“贵嫔怕是让刺客吓坏了,你还是快快回后宫去吧,再不得进前宫来,免得被人误会。”  
胡充华只好乖乖地走了。高肇回头仔细地看了看四周,见这边除他和高贵嫔外,只剩一个宫女紧贴着贵嫔的身旁,高肇猛地过去,一刀杀死了那个宫女,然后大喊道:“快来人那,刺客在这里。”高贵嫔一个劲地嘟囔,埋怨高肇不该放走那个胡充华。
第二天,皇上诏令刑部,在京城和全国范围内搜捕刺杀皇后和高贵嫔的刺客的党羽,同时重重地奖赏了擒拿刺客,护驾有功的高肇。关于胡充华如何,压根就没人知道,只是她住的地方不知何时增加了不少的门卫。对她的限制突然严格起来,可是再过一段时间,此事也就不了了之了。



[发帖际遇]: 路见不平,也不踩平再走,降了4 点 贡献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