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3|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历史军事] 灵太后(26——28)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19日 09:29 编辑


二十六


魏主元恪虽然身边有美后艳嫔,本应没有性饥渴之感。但自从见了胡充华以后却也留连难舍,常常想借故找寻她。都是碍于皇帝尊严,又怕真有那些所谓的灾星祸害秧及自己;只好忍隐作罢,把那一身的乐趣全都放在了高贵嫔的身上。也许是胡充华命中注定,也许是皇帝元恪根本就没放下她,也许是鬼使神差……。反正不知是怎么一回事,也偏是这一日,皇上突然想起后宫放着的这个美人。他便自己一个人溜溜达达来到后殿,正在琢磨着那个胡美人在哪里时,恰见心中美人一个人低着头走过来。
——真是上天的巧安排。魏主皇帝突然停在道中央,默不做声地看着她。待胡充华走到跟前,发觉面前有人,抬头一看大驾光临,吓得她忙跪地求罪。元恪本来就心中激荡,又见她那惊慌之状格外喜人,心头顿时升起一阵波浪。
原来,胡充华刚刚踢完绣球,满脸红润,香汗微露,惊这一吓,紧张之态确是让人可怜、可爱。魏主忍不住,正要伸手拉她起来的时候,偏偏张晋突然跑来向皇上禀报说:“高贵嫔打发奴才们四处寻找皇上,说有要事请皇上回宫。”
魏主心中感到遗憾,不高兴地问:“何事?”
“奴才不知。” 张晋跪禀道。
魏主愣愣地站了一会,只好装模作样,又恋恋不舍地离去了。胡充华见皇上走远后,才继续慢慢地站起身来返回住室,依旧在寂寞中打发时光。

宫中景色秀丽迷人,若不是孤单无助本是一个好地方。胡充华的事务本来就少,闲时也就多一些,所以她经常在后花园中散心。这天,她乘着雨后在柳阴下闲走的时候,见一夫人坐在水池旁啼哭。
她上前询问:“不知夫人因何啼哭,妾能否帮助你?”
那夫人仔细看看胡充华,却仍未止住啼哭,胡充华又问:“我的住处就在近处,可否去略坐一坐?”
夫人点头,起身随她来到住处,进屋坐定后对胡充华说:“我本是刘昶之女,嫁北海王元祥为妃,因元祥被人诬告被抓进牢房。今天是进宫来求彭城公主,偏偏遇上公主外出,急得在此啼哭,让你们见笑了。
胡充华说:“说来有缘,妾在家时曾拜令尊大人的舍人栾云为师,如此看来咱们就是一家人,夫人有事尽管吩咐好了,妾必将竭力而为。”
夫人说:“这些事,不是你我能办得了的。我来皇宫,是因为彭城公主是我的亲嫂嫂,又是皇上的亲姑姑。只因家兄不幸中途去世,公主寡居后返回宫中居住,这才来求她的。
胡充华说:“夫人不要急,看看还有没有其他的人可求。”
“本来还有一个兰陵公主,是我的侄媳妇,是皇上的二姐,也可求的,却也不在宫中。实在是我家王爷命苦,偏遇上这些不顺心的事。”
胡充华听后也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陪她一起叹息。刘氏因觉胡充华不是外人,也问询了一些她进宫的原委,还是禁不住地自悲自叹着。
胡充华问:“北海王一向权倾朝庭,怎么一下子便获罪致此?”
刘氏说:“提起来让人伤心,罪名是行为不俭。若在别人,不过是减俸降薪而已。只因我家王爷权势太大,才遭此害。”
“妾听之,反倒糊涂了,权大怎么还能遭害?”
刘氏吞吞吐吐地说:“我家婆婆曾说:‘宁为扫街者,不做高官人’,今日正说着了。尚书令高肇见我家王爷大权在手,早就忌恨在心。他先是买通了自己的妹妹,那个安定王妃。这高家王妃,幼年时曾与元祥相识。嫁到安定王府以后,因安定王长期在外面,她一人守家,极不安分。一有机会,便来勾引我家王爷。元祥每次上朝,她都在途中拦截,借着问安定王的消息,拉着王爷去他们府上叙谈。我家王爷碍着婶侄情面,只好进府与他这个婶婶叙话。这个高王妃借着年轻貌美与元祥眉来眼去,勾勾搭搭,竟把这个不经事的拉入房间苟且成事。时间长了以后,两人竟然公开往来。高肇见大事已成,也不顾他妹妹的名声,暗中嘱咐高贵嫔向皇上报告。说我家王爷与安定王串通一气,阴谋造反。皇上龙颜大怒,将元祥问罪下狱。后来问出安定王长期在京城之外,实无谋反之事,本应将我家王爷放出。高肇却偏偏以丧失人伦的罪名监押不放,每五日才准我去探望一次,实是冤枉。
正说着,冯赢来看望胡充华,两人便打住了话题。胡充华问冯赢:“你可知道彭城公主去哪里了?”
冯赢说:“充华问得巧极了,彭城公主刚刚回宫,这功夫去翠花楼了。”
刘氏说:“这多年来,我极少进宫,也不知翠花楼在哪里?”
冯赢告诉她说:“从这边九龙池过去,到那边出万岁门,然后向左拐便是。”
胡充华说:“我们两人送你过去吧。”
刘氏忙说:“不用了。这样的事我自己去求她,她还会嘱咐我不要让人知道。怕人还怕不过来,哪能再找这么多的人去?”说完谢过两人,便自己找彭城公主去了。
过有月余,冯赢从外面来找胡充华说:“听外面传说,北海王已被毒酒赐死,元祥家属都被迁出京城,不准再进宫中。”
胡充华惊问:“怎么如此下场?难怪再没见到刘夫人。”
冯赢说:“我刚才听说,皇上并不知道这件事,是高贵嫔传的旨意。”
胡充华自言自语地说:“罪名尚未定下,怎能就赐死了?何况就是一个贪淫的王爷也不至于是死罪,再说,难道公主求情也不起作用?”


二十七


其实,皇上沉迷于高贵嫔的艳容中,只要高贵嫔高兴,哪还管什么江山社稷。按照高贵嫔的意图,皇上把自己亲娘舅高肇的官职一提再提,大权一加再加。朝中大臣眼看皇舅高肇飞黄腾达,超过了其他任何人,个个捧场,不满意的也只能回避罢了。
皇叔彭城王元勰历来仁厚贤德,众望甚广,更兼办事公道、正直,不畏奸权,见了这种情况也难免伤心。后因再无意于权势之争,要求引退回家,皇上却顺意批准。皇后的伯父于烈原是手中兵权在握,位极一人之下,众人之上,稳操富贵。也为少沾是非,安渡晚年,请调外任统兵镇边,皇上也顺口答应了。京城之中只剩下个高肇一人独占鳌头,独揽大权,再无侧目朝庭权势的人了。
高肇考虑,自己是个外戚,现在权极天下,难免招风,满朝文武不在话下,只有那些皇亲不一定能够诚服。他又悛使皇上,在皇亲各个王府之中安排分拔御林卫军,名为王府的保卫,实为监察。弄得皇亲国戚人人自卫。有权者主动放弃权力,无权者自动远离朝庭,这一下可乐坏了高氏家族。
宫殿之中,于皇后因是天下之母,后宫之主,按照于氏家族的思维方式,以保住现得利益为主。所以她不想在皇宫之中挑起任何事端,凡事总是绕道走。能遮掩的事便遮掩,只求维持现状,不管天下冷暖。
高贵嫔则不然,她前有皇后,上有皇上,后有嫔御,如不努力则难保富贵。所以高贵嫔每日专心一意地拢络皇上,她想出无尽的花招,使出全身节数哄得皇上日日开心,夜夜舒服。同时略施小利,在宫中收买了张晋等势利小人维护自己的威信。在宫外自有高肇照应,内外沆瀣一气。渐渐的,她也就不把于皇后放在心上,有了暗斗于皇后的势力。
皇上元恪终究是皇上,心中有美人,也必然有他的江山。睡眠醒来,发觉高肇的权利已经远远超过了他的想象力,心中不禁泛起了一些不自在。于是早朝之上,他突然像是忘记了过去的事一样问众臣:
“这些日来,太师彭城王元勰怎么没来上朝?”
问得众臣面面相觑,谁也不敢回答。元恪见众人不答,便对高肇说:“你现在就派人去把皇叔找来,让他把这些天落下的公事赶快补上,太师这个位置不能没有他。”
众臣见说,齐刷刷地跪在大殿之上,山呼“万岁,万岁,万万岁”。不想,去找元勰的人很快就回来报说:“太师彭城王自称有病,不能来朝。”
元恪听后心中虽有不快,无奈他须用元勰来收买人心,平衡高肇的势力。于是皇上派高肇亲自去王府请人,结果还是白跑一趟。元恪虽有愠意并未表现出来,当着文武百官的面,又痛痛快快地下了一道圣旨,让元勰恢复旧职。元勰本想躲开是非之地,看这光景心中无奈只好前来就职。却不想,高肇常常前来过问事务,干扰公务,处处排挤元勰,弄得他有职无权,成了个虚设的官职。

九月,天高气爽,北国上下到处是一片丰收在望的喜人景色。魏主一时高兴,带了后宫众人出宫游玩。皇上与皇后乘着鸾驾,高贵嫔坐着凤辇,其他嫔御各有车驾。胡充华这一干宫中人员除少数随同坐车者外,多是步行跟随。只有少数几个能骑马的宫女骑马跟随,胡充华就在这少数几个人内。
这个队伍前面旗盖飘扬,卫兵森严。中间花枝招展,五彩缤纷。后面百官相随,如赴汤火。再后又是大队的御林军警戒队伍,阵式其大,好不威风。
正值稻谷飘香,金风徐来,万类伸张之际,皇驾大队人马浩浩荡荡出了宫门。引得城里城外的百姓站在街道两侧观看热闹,把个洛阳城内外围得水泄不通,真是热闹异常。
皇宫的队伍离开南宫门,再出京城洛阳城的大南门。直奔伊水河畔,走了三十多里的路程(古时的里)。元恪感觉到,这么大的队伍除了人喊马叫之外,天地之间反倒是安静了一般。他停住车马,问众人:“今天本是大好节气,如何天上没有飞鸟?”
高贵嫔接上话头说:“天龙出游,凡鸟岂敢造次。”
于皇后刚要说话,忽见天边有两个黑点高高地飞着,便说:“凡鸟知礼最好,只怕不单是这样。”说着,左手高高举起,指着东方天际处说:“你们看,也许是这两只野鹰无礼,不但不怕天龙,还把飞鸟惊走了。”
元恪仰头望去,果见东侧天边有两只苍鹰向这边盘旋过来。于是大声说:
“射下苍鹰者重赏。”
听皇上这么说,属下众人谁不想在此时露一手?纷纷举弓向东奔去。刚刚还很平静的天空顿时成了狩猎场,可惜的是效果不佳,众人仰望高处的两只鹰,频射不中。那两只苍鹰像在戏弄众人,不但不怕在它们身下乱飞的箭矢,反倒平举双翅慢悠悠地向皇上这边划来。


二十八


胡充华骑在马上跟着队伍,边行走边观赏着金秋丽景。看着看着,她便想起了当年与郑俨一起野游的情景来。虽然自进宫以来,她已经强制自己把郑俨彻底忘掉,可是在这秀美的景色中,郑俨的英俊脸庞、那身姿,在她的心里怎么也抹不掉。
正在她的心中开始出现烦恼时,忽然听见皇上那边吵吵嚷嚷。仔细一听,才知是为射鹰之事。她一时热血上涌,不由的也想试上一下。她迫马上前,从队伍外边的卫士那里取过一张劲弓,眼看着天上的鹰,搭上箭,“嗖”的一声凌空射出去。说时迟那时快,一只苍鹰应声而落。剩下的那只苍鹰突然振翅冲高,企图飞走。却不想胡充华的第二支箭已经赶上,又是“嘭”的一声,羽毛四溅。顿时引来炸耳的呼声连成一片,众人齐把眼光对准了胡充华。
皇上也瞪大了两只眼睛拍手叫好,站在龙车上大声地问:“是谁竟有这样的好箭法?”
胡充华见问,只好上前行礼。皇上突然间又看见了多次思慕的美人,心中大喜,立即叫人拿出一匹锦缎赏给胡充华,还把自己身上带的一块玉佩解下来,也赏给了她,并称赞说:“我天朝魏国,女子尚且如此威勇,健男更将如何?壮哉国运,天下如何不平?”
文武百官见皇上这样感慨,都诚惶诚恐地跪倒在地,齐呼:“万岁,万岁,万万岁。”
偏高贵嫔不理彩众人的情面,尖声叫道:“皇上圣明,但射鹰小技,如此封赏,拓疆保国的大功该如何?”
魏主没有理会她的话,继续说:“难得有此奇女。”
坐在皇上身边的于皇后听此,也撇着嘴扭过头去不再听皇上的言语。高贵嫔在另一辆车中,隔着车子大声说:“娇柔女子竟是杀生好手,岂是女流中正人?”
胡充华见皇后和皇妃都是这等态度,吓得急忙低头退后,不敢声张,躲进众使女的队伍之中。
不一会功夫,天上果然开始有飞鸟腾空,仿佛来给皇上助兴的。车马继续前行,顺着伊水河边,站在西岸东望,前面河水碧绿,青翠掩映。这边山崖陡峭,巨树巉岩,石壁半裸。河畔景色引人入胜,绿山清水,上下天光,含有一片神气。更加壮观的是伊水河所流过处,两侧龙门山和香山雄立对峙,中间如一道天门。让人看了这道景色,不由得仰天叫好。
于皇后对着皇上贺彩道:“好一个幽雅仙境。”
魏主问左右:“此地何名?”
答曰:“伊阙口,也称龙门”。
高贵嫔凑上前来说:“好吉利的名字。”
魏主也顿来兴趣说:“似若洛阳龙门,好,太好了。在这风景秀美的地方,不可不做诗词以颂之。
跟着走了半天的大臣们,这回有了用武之地,你一句我一句地歌颂起伊阙口这里的好风光。魏主一时兴起,自己也口赞一词,颂完之后又摇了摇头说:
“方才众卿所赋之词,虽有华丽动人之词藻,但大多都有是朕经常听到或看到的,不过是些大话、空话占了主要部分,不足为优、为好。现在朕还想听听其他人的说法,不知有没有再作一篇的?”
皇上说过之后,众臣一片寂静,好半天没人回答。皇上对他身边的下人说:“去把胡充华宣来,你们听听宫中女子的词赋如何。”
胡充华应召前来,向皇上、皇后行过礼之后站在一旁听宣。
皇上对她说:“方才众爱卿做了很多诗赋,都有是颁扬这里风光的。朕早知你很有才华,今日见你箭法精湛,朕心甚慰,不知你可不可以做诗赋?
胡充华答曰:“奴卑自幼学过一点,不堪皇上点评。”
魏主说:“不必拘泥,即学过,就以这次郊游为题,不经思索,随口吟咏词赋一首让众人品味如何。”
胡充华又奏禀道:“今日本是游玩高兴的日子,奴卑必然说些恭维话,请皇上恕奴卑大话空话之罪。”
魏主说:“随卿意。”
胡充华随口吟道:
葳蕤仙人路,花香在君旁。繁华金銮队,彩旗自相当。清波龙门起,群峰出低昂。锦族迎天子,乾坤兴梓桑。天高竟崇荣,万类纵游翔。
魏主拍手叫好,一个劲地说:“才女,才女。” 群臣再次山呼万岁。魏主对胡充华说:“方才朕已经赏你锦缎、玉佩,不知你现在想向朕要什么?”
胡允华说:“奴卑谢主龙恩,奴卑不需金银绸缎,也不用皇上再加赏赐,只有一件事想求皇上,不知准奏否?”
魏主说:“但讲无妨。”
胡充华指着山崖说:“据资文所载,这里便是先皇孝文帝选定的,要按照北都云岗石窟的规模建造龙门石窟的地方。奴卑但愿皇上继承先皇遗愿,建筑石窟。这样皓皓天功,无量尊德,教化万方,利国利民,千古留芳,以待圣躬。”





[发帖际遇]: 土地公公发现chljycsycq 祈祷了,送了 3 两 纹银,记得去还愿啊. 幸运榜 / 衰神榜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