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帐号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查看: 35|回复: 0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收起左侧

[探讨] 东北古代史释注——谈朝鲜平壤与中国古平壤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chljycsycq 发表于 2017年5月7日 08:47:24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古来史者多寂寞,成为盘龙历史会员,结交历史爱好者,煮酒论史不亦乐乎!

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没有帐号?注册帐号

x
本帖最后由 chljycsycq 于 2017年5月7日 08:52 编辑

谈朝鲜平壤与中国古平壤


现在,普遍承认并广为认知的是——朝鲜平壤就是传说中的中国古平壤。
这个说法不完全,没有全面反映中国古代平壤的含义。
古平壤曾有三个,都是在高句丽时代建立并应用。
第一个平壤,是句丽人第三次建立的国都,在古王险城,应该是所谓“下平壤”。
第二个是不经常使用的平壤,在中国东北古代渤海国的中京显德德府地方,应该是所谓的“上平壤”。
第三个才是现在朝鲜的平壤,曾是句丽人后期的首都,是句丽国灭亡后的遗城,应该就是所谓的“南平壤”。但这个平壤,一直不曾作过王氏高丽和李氏朝鲜人的首都;是于1948年,现在朝鲜立国时,定为首都的。


一、 平壤名称的来历
《三国史记·高句丽本纪第五》(晋陈寿著,团结出版社199611月)载:
“王以丸都城经乱,不可复都,筑平壤城,移民及庙社。平壤者本仙人王俭之宅也,或云,王之都王俭”
是说,句丽国王高琏因丸都山城(国内城)已经破败,不能再继续作国都,所以建筑平壤城,把百姓和宗祠都迁过来。因为平壤这个地方,原先是仙人王俭住的地方,或者说,句丽国王的首都是王俭城。
这是公元427年的事情,也就是说,从这时才有了平壤城这个概念。
另外,也有人说,平壤的名称自王俭朝鲜时,就已经出现。朝鲜被灭以后,古平壤曾长时期荒芜,高氏句丽重新把它建起来。应该说有这种可能,但需有公认的史料证实。
句丽国为什么要为自己的首都起“平壤”的名字?不得而知。可否从这两个字的本意中得些启发?
《康熙字典·寅集下,干部》载:
,解释有:“平正也”,“平坦也”,“平和也”,“平成也”;“又治也”,如“地平天成”,“水土治,曰平”;“又治之也”,“又平服也”,如“天下平也”;如“平准”,“平均”,“平易”,“太平”……。
《康熙字典·丑集中,土部》载:
,解释有:“柔土也”,“物自生则言土,人耕种则言壤”,“富足也”,“盖壤,天地也”,“烦壤,粪埽之余积也”,“蚁壤,泉穴也”,“击壤,古戏也”;“息壤,坌土也。息生之土,长而不停”,“肥土也”……。
“平”和“壤”二字合起来,其义更加深远。还有没有民族、部落、时间、人物、地方局域性等等特殊含义?估计可能有,待高人再解吧。

很多史料都提到:古平壤城既古王险城…… 。王险也称王俭。
“王险城“,是传说中的仙人王俭所住的地方。王俭,也称坛君。朝鲜称为檀君。王俭于公元前2333年,在辽河以东,以勇武之势,建立起一整套国家机器,成立了史上第一个朝鲜国——古朝鲜,其首都就是王险城。
王俭的古朝鲜,约在公元前1100年左右,被周朝封为箕子的高丽侯国,也仍然称之谓朝鲜。公元前194年(汉惠帝元年),箕子朝鲜被后燕人卫满抢夺,成为卫满朝鲜;并于公元前108年(汉元封3年),被汉武帝灭掉。这三段朝鲜,历经2225年,先后便叠三个政权,但其首都未变,都是王险城。
古朝鲜的首都王险城所在的地方附近,是个出神话的地方。《辽史·卷三十八·地理志二》载:辽东京辽阳府所辖的“仙乡县,本汉辽队县,神仙传云:‘仙人白仲理能炼神丹,点黄金,以救百姓’” 。附近还有一县,“鹤野县,本汉居就县地,渤海为鸡山县。昔丁令威家此,去家千年,化鹤来归……”。
高氏句丽立国。后来几经迁都,最后定都在古王险城,并称之谓平壤城。


二、 句丽国的三个平壤城
《北史·卷九十四·列传第八十二·高丽传》载:“其王好修宫室,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东西六里,随山屈曲,南临浿水。城内唯积仓储器,备寇贼至日,方入固守。王别为宅于其侧,不常居之。其外复有国内城及汉城,亦别都也。其国中呼为三京。
“三京”,既称之谓三平壤。前面所说的平壤城,应该是现在朝鲜的平壤城所在的地方,应该是南平壤。其中国内城,是现吉林省集安市,建于半山腰,是谓上平壤。汉城,不是现在韩国的汉城。北魏时期,句丽国的地面尚未达到现在汉城的地方,那里是新罗和百济的地方。所以,这个汉城应该在辽东地区;因为前两个平壤都不是王俭城,所以这个汉城只能是王俭城。是句丽国首先建立的首都,后来扩大为“三京”,都是句丽王居住的地方。北魏后期,特别是隋唐时期,句丽王为避开隋唐的打击,国都已经完全迁入现平壤所在地的南平壤。
句丽国的首都,首先是扶余王子高朱蒙在纥升骨城(辽宁省桓仁县建国时所立。后来有两次迁都,才定为平壤。
前一次是在公元3年(汉元始3年),迁都到国内城(现吉林省集安市),也称丸都山城。因毋丘俭、慕容晃等先后在丸都山城打败了句丽国,多次战争毁坏了都城。所以在晋安帝义熙年(公元405年)以后,句丽王高琏开始重建新国都。
公元427年(北魏始光4年),迁都于王险城(辽宁省辽阳附近),并在此建为平壤城。此处虽然较前两个都城距中原大国近些,但有大辽水、小辽水、浿水等多条河流做为险阻,较原先地址更为安全。
到公元668年,句丽灭亡前的241年间,这个有实力的东北国家为自己准备了强大而丰厚的物质基础。以至于抵抗了后来的隋、唐两个大国的多次打击。最严重时,隋炀帝曾亲率113万多,号称200万的雄兵,直接东征攻打句丽。唐太宗也曾亲征句丽,都没能得呈。直到唐高宗时,句丽内乱,兄弟争权,分崩离析,唐兵才得以歼灭实力分散的句丽国。
在这样的历史过程中,句丽国也一定会对国都的安全,有所设计,如隋、唐那样设立东西两个都城。特别是古代的东北民族习惯建多个京城,以适应他们的生活特征。所以,句丽另建两个国都,分别情况先后使用,同称平壤,是正常现象。

1、王险城的那个平壤城
西晋臣瓒《汉书.地理志》(汉班固著,团结出版社1996年)的中:
王险城在乐浪郡浿水之东
这句话,似乎说浿水是北南走向,实际是东北向西南方向。“浿水之东” 有些说得不清楚。是浿水县之东,还是浿水河之东?并且,也没能说明崎岖弯曲的浿水流向和曲处、位置等因素。但王险城在浿水的东侧,是符合历史事实的。史料记载,浿水河曾是古朝鲜(或古高丽)与燕、秦、汉的边界,古朝鲜的国都,王险城应该是在浿水东方。
高句丽时代,其先后与汉、魏、晋、北魏、隋、唐的边界都是辽河。所以,不管是王险城,还是平壤城,都一定是在辽河的东则。
王险城的具体位置,在史料中尚未发现其明确记载。既然王险城与高句丽的平壤城位置相同,我们何不去找有关高句丽的平壤城的史料记载?
说此平壤,必说浿水,因为浿水曾关联着古朝鲜的存亡。浿水是古河流名称,很重要,曾是古朝鲜西侧通向海洋的边界线;也曾是高句丽国都,平壤南侧的一条重要河流。
《说文解字》解为:浿水出乐浪镂方,东入海。同时又说:“说文及水经非也”。 还说:浿水是“今朝鲜国之大通(同)江,在平壤城北,平壤城,即古王险城,汉之朝鲜县也”。
《水经注·卷十四》(北魏郦道元著)对《水经》的记载,“浿水东入海”,进行了纠正。之后明确地说:浿水西至增地县入海。又汉兴,以朝鲜为远,循辽东故塞至浿水为界。
《康熙字典·巳集上·水部》载:“浿,音霈,水名” 。按现代发音为:“pèi”。同时还说:“浿水出辽东塞外,西南至乐浪县西入海”。
《汉书·卷二十八下·地理志第八》载:“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
《隋书》说:“故平壤城南临浿水”。
《新唐书·第一百四十四》载:“其君居平壤城,……亦谓长安城,汉乐浪郡也,去京师五千里而赢,随山屈缭为郛,南涯浿水,王筑宫其左。”
以上各记载中,后五部书与《说文解字》中的记叙,明显对立。同时也清楚地说明了,浿水与古平壤城的紧密关系。事实上,浿水源出辽阳附近的浿水县,经镂方县,向西至汉时的增地(现辽宁省盖州)入海。
结论是清楚的,《说文解字》的说法是不正确的,是已经被郦道元在《水经注》中否定了的说法。
古代的浿水并非是朝鲜大同江,而是位于辽东的一条已经干涸的河流,因前面有专项论述,篇幅关系,在此不赘述。如有兴趣,请详见前面有关浿水的文章。

《北史》(唐李延寿著)和《新唐书·.高丽传》(北宋欧阳修著)均记载,高句丽“其君居平壤城,亦谓长安城,汉乐浪郡也”。就是指王险城的平壤城。
《辽史·地理志二》(元脱脱著)载:平壤城“以句丽王安为平州牧,居之。元魏太武遣使至其所居平壤城,辽东京本此。”
北魏太武帝曾封句丽王高安为平州牧,还派使者去高安住的平壤城。句丽国王住的平壤城,是辽国的东京,即辽阳府,是现辽宁省辽阳市。

另外,从汉武帝灭朝鲜的战役,也可看出王险城的位置。
《史记》(司马迁著)和《汉书》(汉班固著)中,关于朝鲜的说法是一致的,古朝鲜的首都是王险城更是无争议的。两书记载,汉元封三年灭朝鲜时,攻打王险城的战役是:
《史记·一百一十五卷·朝鲜列传第五十五》载:汉武帝“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兵五万人,左将军荀彘出辽东”攻打朝鲜。
汉武帝命楼船将军杨仆从山东的北侧,通过渤海去打朝鲜,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示。汉军是走渤海到朝鲜,显然是到辽东半岛,决不是朝鲜半岛。
左将军荀彘“出辽东”,两军并进伐朝鲜。荀彘刚进辽东就吃了败仗,杨仆从水路先到王险城也被打散。荀彘先是“击朝鲜浿水西军,未能破自前”。后来,荀彘率军并上,“破浿水上军,乃前,至城下,围其西北”。 “楼船亦往会,居城南”。然而,“数月未能下”。后来,荀彘合拼了杨仆的军队,战局才有了变化,最后灭掉朝鲜。
汉朝荀军从西而来,出辽河东岸,所以先击浿水西军。然后向北,击浿水上军,方到王险城下,围其西北。杨仆水路进攻,居城南方。
综合各方文字,浿水流向的大方向是,先出浿水县西南流,又折向镂方县东南流,然后折向增地的西南大方向流去。王险城在浿水东南流向的北岸,且王险城与浿水有一段距离。
如果浿水是现朝鲜的大同江,则与历史事实出现矛盾。
《史记·卷一百一十五》(汉司马迁)中明确记载:“其秋,遣楼船将军杨仆从齐浮渤海。……,楼船将军将齐兵七千人先至王险”。
是说:杨仆的水军是从山东北部过渤海而东去攻打朝鲜,并且先到了朝鲜的首都王险城,其所循水路便是浿水。如果浿水是现朝鲜的大同江,则杨仆水军应是过黄海去浿水,到王险城。
特别应该注意的是,这些记载中,只字未提比浿水大得多的鸭绿江。如果王险城和浿水在鸭绿江南,荀军是一定要过鸭绿江这道天险的。时值秋季,江未封冻,朝鲜必然会在鸭绿江设置重军防御。所以,此时的“平壤城”,不可能在鸭绿江南。
史料证实从渤海到浿水,再攻王险城,这个王险城只能在现辽宁省境内。
看来,《说文解字》关于浿水和王险城的结论,不能继续信用。相关的史料,已经在事实上否定了王险城的古平壤城是现朝鲜平壤城的说法。
从公元427年建都开始,至少到528年,这个平壤是句丽国都中起着重要作用的地方。也就是说,在郦道元时期,应该是这个平壤。因为,公元528年,是北魏灵太后执政的最后一年。郦道元是在此之前写《水经注》的,并在这一年被害。郦道元所证实的平壤是在浿水之阳,既浿水北岸,是古王险城无疑。
《渤海国志长篇·第五册·卷十四·地理考第一》(民国金毓黻著)载:
“营州东百八十里(古一里300米左右)至燕郡城,又经汝罗守捉渡辽水,至安东都护府五百里,府故汉襄平城也。”后面又说:“唐安东都护府即今辽阳”。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宋欧阳修)载,到唐高宗灭句丽时,在南平壤“复置安东都护府”,后“徙安东都护府于新城”(辽宁抚顺北)。
此内容应慎重。唐时,句丽国经隋朝的严重打击,已经是退缩时期,再加上国内矛盾激化,力不从心。再有唐朝大军讨伐,句丽国的政治中心,必然退到鸭绿江以南的南平壤京城,既现平壤。所以此时的安东都护府,是唐太宗征句丽“拔平壤城”以后所设。很快,安东都护府又迁到辽东地区。
今辽阳市底确是汉时的襄平城,也是辽、金、元时的辽阳府所在地。句丽首都下平壤——王险城既此。

还需多说一点,既汉乐浪郡在什么地方?
多处史料中看到:“汉武帝灭朝鲜后,把原朝鲜的地方分为玄菟、乐浪、真番、临屯四郡”。但在《汉书》(汉班固)和《后汉书》(宋范晔)的“地理志”中,都是只写出位于辽东郡北的玄菟郡,和位于辽东郡南侧、辽东半岛的乐浪郡,以及当时位于东北的一些郡国。而真番和临屯两郡却没有出现,是为什么?——显然,真番和临屯两个“郡”位于鸭绿江东南、朝鲜半岛的地方,没有划入西、东两个汉朝的版图。
虽然在公元前82年,汉昭帝刘弗陵废除了真番和临屯两郡,但决不是这两个郡的地方拼入汉朝其它郡内,而是这两个郡的地方已经成为“三韩”(马韩、弁韩、辰韩)、伯济、新罗等郡国的地方。当时的朝鲜半岛上,马韩在西,下有五十多个小国;辰韩和弁韩在北、东侧,也各自有十多个小国。后来伯济从句丽中分出并南下,也挤入朝鲜半岛。再后来,新罗从辰韩中分出来……,那个时期,这个小半岛上曾有一百来个小国。鸭绿江南的朝鲜半岛,一直作为中国的附属国地方,归属中央政权管辖,从没有正式列入中央管理的地方体制序列。
《汉书》和《后汉书》都明确记载:
西汉时,在辽河南流段以东的地方有三个郡:
北为玄菟郡,含三个县——句丽、上殷台、西盖马。
中为辽东郡,含十八个县——襄平、新昌、无虑、望平、辽队、辽阳、房、候城、险渎、居就、高显、安市、武次、平郭、西安平、文、番汗、沓氏
南为乐浪郡,含二十五个县——朝鲜、冄邯、浿水、含资、黏蝉、遂成、增地、带方、驷望、海冥、列口、长岑、屯有、昭明、镂方、提奚、浑弥、吞列、东湤、不而、蚕台、华丽、邪头昧、前莫、夫租。
东汉时,在辽河南流段以东的地方有三个郡:
玄菟郡,含六个县——句丽、上殷台、西盖马、辽阳、高显、候城。
辽东郡,含十一个县——襄平、新昌、无虑、望平、候城、安市、平郭、西安平、汶、番汗、沓氏
乐浪郡,含十八县——朝鲜、冄邯、浿水、含资、占蝉、遂成、增地、带方、驷望、海冥、列口、长岑、屯有、昭明、镂方、提奚、浑弥、乐都。
显然,乐浪郡紧连辽东郡,都在鸭绿江以西、辽东半岛的地方。因为,下面的内容说得更具体:
《辽史·地理志二》(元脱脱)记载:
“东京辽阳府,本朝鲜之地”。辽国的东京辽阳府在现辽宁省辽阳市,此处的“朝鲜“是指古朝鲜,非李氏朝鲜及现朝鲜。
《辽史·地理志二》还说:在辽国东京辽阳府所管辖的县中有:
辽阳县,本“汉浿水县,高丽改为句丽县地,渤海为长乐县”(汉属乐浪郡)。
紫蒙县,“本汉镂芳县地,后拂捏国置东平府,领蒙州紫蒙县,后徙辽城,并入黄岭县,渤海复为紫蒙县”                                 (汉属乐浪郡)。
仙乡县,“本汉辽队县地,渤海为永丰县”(汉属辽东郡)。
鹤野县,“本汉居就县地,渤海为鸡山县”(汉属辽东郡)。
析木县,“本汉望平县地,渤海为花山县”(汉属辽东郡)。
兴辽县,“本汉平郭县地,渤海改为长宁县”(汉属辽东郡)。
很明显,浿水县、镂方县等都近临辽阳府,则当时的朝鲜县、增地等乐浪郡的辖区必然在辽东半岛一带,不可能东过鸭绿江。
朝鲜把浿水县、镂方县、朝鲜县、乐浪郡等说成位于鸭绿江东,是不足信的。

《北史·列传第八十二》(唐李延寿)载:高句丽“其国,东至新罗,西度辽,二千里;南接百济,北邻靺鞨,一千余里。……都平壤城,亦曰长安城,东西六里,随山屈曲,南临浿水。
从这里可见,高句丽的西界是辽河,东界是新罗的西界,尚未到现在朝鲜的大同江。这时高句丽的都城平壤,也叫长安城,曾是王险(俭)城。城市依山屈曲,南面是浿水。这个平壤城说得很具体,与汉书所述内容基本相同。
再看现在的朝鲜平壤,大同江在城市北侧穿城而过,平壤市地势平坦,并非“随山屈曲”。
——显然,王险城的平壤城不是现在朝鲜的平壤城,浿水也不是现在朝鲜平壤的大同江。

2、句丽北方的平壤城
《辽史·志第八·地理志二》(元脱脱)载: “忽汗州既故平壤城也,号中京显德府。”
“忽汗州”不是某一具体的地方,应另有解释。唐朝曾经封渤海国前期为忽汗州,这个名称不能专指某地一处。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四》(北宋欧阳修)载:睿宗先天中,遣使拜祚荣为左骁卫大将军、渤海郡王,以所统为忽汗州,领忽汗州都督”。
渤海国君姓大,那时的渤海国王叫大祚荣,那时还不叫渤海国。是唐朝灭亡句丽国以后16年,参加灭句丽国的粟末靺鞨,刚刚兴起。后来粟末靺鞨叫震国,再后来才叫渤海国,都是受到唐朝封赐。唐睿宗只在位一年,是公元684年。他派使臣去粟末靺鞨居住区(渤海国),宣布封号,忽汗州是他们所占有的土地的封号名称,大祚荣的官职是忽汗州都督。——忽汗州是渤海国前期的称呼。
虽然,后来有人把忽汗州具体化,称呼为黑龙江省镜泊湖北侧、上京龙泉府那个地方。但这种提法是有局限性的,不能完全表示具体地方,很少有人应用。
说忽汗州“既故平壤城也”,是说平壤城就在忽汗州辖区内,在号显德府那个地方。显德府也是一个大概念,是渤海国五京之一的中京,下辖庐、显、铁、汤、荣、兴六个州和州下属的一些县城。这个平壤城具体位于什么地方?在显德府的哪个州所管辖的地区内?没有说明。
但渤海国中京显德府,在辽国东京辽阳府之北是没有争议的,并且两个不同时期地名所辖的地面是有重合的。
可见,在渤海国的中京显德府辖区内,也曾有一个句丽国的“故平壤城”。而显德府的位置,是位于长白山西麓,现吉林、辽宁两省交界处。这里以山地为主,地势险要。显然是为在战事频繁的时代中,保留后路的一种常规作法。
句丽国的第二个国都,丸都山城位于现吉林省集安市,后来句丽也称其为“国内城”,称谓句丽国“三京”之一。这是一个作为国都很长时间的地方,应该是被称之谓“上平壤”的地方。
这个平壤城应该是中后期的句丽国王在特殊情况下,如战争或游兴时,居住和办公的地方。
非常明确——忽汗州的显德府决不在朝鲜境内,这个“故平壤城”也不在朝鲜。

3、句丽在鸭绿江东的平壤城
最晚在隋朝以后,或者是隋、唐大军征句丽时,句丽的国都移至现朝鲜平壤。
《北史·卷十二·隋本纪下》(元脱脱)记载,隋炀帝于大业八年(公元612年),调动113万大军,水陆两向,亲征高句丽。
《隋书》(唐魏征)和《资治通鉴》(宋司马光)载:
其水军:从东莱海口,及江、淮出发,“又沧海道军,舟舻千里,高风电逝,巨舰云飞。横断沮江,迳造平壤” 。 “右翊卫大将军来护儿帅江、淮水军,舳舻数百里,浮海先进,入自浿水,去平壤六十里”,却被句丽军队打得落花流水。
其陆军:“进至辽水”,与句丽对垒。隋建三座桥,未成功,死了不少将士。后来成功了,与句丽军战于辽河之东,并围辽东城(汉襄平城)。接着“诸将之东下也”,“皆会于鸭绿江西”。句丽将文德到隋营探视,隋将想诱文德而囚之,“文德不顾,济鸭绿水而去”。此役,隋军曾“东济萨水,去平壤城三十里”,然而还是大败而逃。隋军“一日一夜至鸭绿水,行四百五十里”。“初,九军渡辽,凡三十万五千,及还至辽东城,唯二千七百人,资储器械巨万计,失亡荡尽。”
这里所说的平壤,显然是指鸭绿江东、朝鲜半岛上的平壤。
再看一下唐灭句丽时的战役情况:
《新唐书》(北宋欧阳修)、《旧唐书》(后晋刘等)和《资治通鉴》(北宋司马光)等书中,都说唐军征句丽时:
乾封二年(667年),唐李绩率渡辽河,当时高句丽十五万大军屯于辽河,又靺鞨数万兵力据守南苏城(今辽宁抚顺东苏子河与浑河交流处)帮助但唐朝大将契苾何力督军力战,皆大破其众,斩首万余级,首取高句丽军事重镇新城(今辽宁抚顺高尔山城)随后唐军乘胜而进,先后攻克16
同时,唐郭待封率水军,从山东莱州浮海到朝鲜半岛,在已经被唐攻破的百济地面,从南向北打句丽。
总章元年(668年)二月,唐军攻克扶余城,破金山,附近四十余城投降。
接着唐军攻占大行(今辽宁丹东西南娘娘城),李绩驻军大行城,其它各道唐军纷纷向鸭绿江边汇集。唐军乘势打过鸭绿江,攻占了江东的振辱夷城(今朝鲜永柔境)
九月,契苾何力率兵先趋平壤,李绩继进,会师平壤城,最后平定句丽

《辽史·地理志二》(元脱脱)对辽国海州所辖岩渊县的记载:“东界新罗,故平壤城在县西南。东北至海州一百二十里”。
辽国的海州,曾是渤海国的南京南海府。所辖岩渊县,在海州西南120里,再西南便是故句丽国的故南平壤城,也是现在朝鲜的平壤城。这个平壤城,辽时,是高丽国的西京、大都护府。


三、有关平壤城的史料

1、高句丽与朝鲜或高丽的关系
来源于松花江以北的朱蒙成立了高句丽国时,古朝鲜(古高丽)还存在。公元前108年,古朝鲜被汉朝灭掉,此时句丽属于玄菟郡的一个县说明句丽国与古朝鲜不同,是两个并列的国家。朝鲜不存在以后,东北再无大国致使句丽国在东北迅速发展,独行其大。并且吞并大片土地,迅速发展起来,使中原大国不得不正视。
到公元668年,高句丽被唐朝灭掉。
句丽灭亡250年后,既公元918年,在鸭绿江以南,新罗人王建在长白山东脉,成立一个新的高丽国。
至公元1392年,高丽国大将李成桂篡政,改高丽为朝鲜国。
高丽及后朝鲜,与古朝鲜(古高丽)应该是有其渊源的有转弯抹角的亲缘,是古朝鲜的后裔。但是,从古朝鲜,或古高丽国灭亡到高丽国成立,相差1026年。古朝鲜灭亡到朝鲜成立,相差1500年。这样长的时间跨度,民族和社会的变迁等,都是极大的。所以说,这三个国家,根相同,史不同;地相同,国不同;源相同,民不同;不能混为一谈。而句丽则与古朝鲜和后来的高丽、朝鲜这三个国家毫无相同之处,没有任何关系。

2、《史记》中的平壤
《史记》(汉司马迁)记载的时代,尚无平壤城的概念,只有王险城。
汉武帝灭古朝鲜时,所有战役的描述,从未出现过“鸭绿江”(包括其古称)的字样,只是写了辽河和浿水。在东北辽河以东,直到朝鲜半岛,鸭绿江明显是比浿水规模更大的河流。如果古朝鲜的首都王险城,是在现朝鲜的平壤城;鸭绿江的天然屏障,也一定是句丽国防御外敌的重要地方。描写汉武帝自西方而来,灭古朝鲜的战役既有出辽东的荀军,是一定不会轻易越过鸭绿江的。

3、《北史》和郦道元笔下的平壤
《北史·地理志二》(唐李延寿)明确说,平壤“随山屈曲,南临浿水。城内唯积仓储器,备寇贼至日,方入固守。王别为宅于其侧,不常居之。其外复有国内城及汉城,亦别都也。其国中呼为三京。”
高句丽的国内城,位于现吉林省集安一带由于都城的时间最长,又处句丽政权发展时期,遗留下来众多文物,已经列入《世界遗产名录。其王陵和贵族墓葬42处,另外还在最先的都城乞升古城(辽宁桓仁)发现1处。
国内城南邻鸭绿江,西通沟河,石砌方城,城垣周长2600多米,高处可达4米多,城门、排水设施及城内宫殿尚存遗迹。城北2.5公里的山上,就是丸都山城,石砌城墙近7公里。城内有望台、戍兵营房和宫殿遗址。一座平原城、一座山城相互依存,形成了高句丽都城的特殊格局。
国内城更是句丽国第二次迁都时的地方,也可能是句丽国的上平壤。
古汉城不可能是现在的汉城所在地,因为那时这个地方属于新罗国界内,或句丽与新罗和百济边界一带,不可能成为句丽国的国都。

《水经注·卷十四》(北魏郦道元)载:“余访蕃使,言城在浿水之阳。其水西流径故乐浪朝鲜县,即乐浪郡治”。
是说,郦道元去访问高句丽国出使北魏的使臣,问及浿水的事。句丽国使臣说,句丽的国都平壤城在浿水北岸(浿水之阳),浿水流经乐浪的朝鲜县,属于乐浪郡管辖范围。
汉乐浪郡位于辽东半岛,浿水从现辽阳市附近的汉浿水县的地方源出,经现盖州市南入海,其水流大方向为东北流向西南。符合“浿水,水西至增地入海”,“故平壤城南临浿水”等说法

4、隋、唐史中的平壤
《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五》(欧阳修)载:“其君居平壤城说它‘明理一而分殊’。并说:‘万物皆是一理’,‘一物之理,亦谓长安城’,汉乐浪郡也,去京师五千里而赢,随山屈缭为郛,南涯浿水,王筑宫其左。又有国内城、汉城,号别都”。
隋、唐的史料中,有很多记载是前后互不相融的。因为这时期,句丽的平壤城是经常变换的。汉朝灭古朝鲜时,史料中未见有鸭绿江的字样。而此时,则是浿水与鸭绿江,时有出现,互有穿插。特别是讨伐句丽的战役中,史料中多处重点描写鸭绿江边的战役。说明此时的平壤城,应该是在鸭绿江以南的地方。

《新唐书》和《资治通鉴·唐纪十六》均记载:唐高宗显庆五年(公元660年)12月,“以左骁卫大将军契必何力为浿江道行军大总管,左武卫大将军苏定方为辽东道行军大总管,左骁卫将军刘伯英为平壤道行军大总管,蒲州剌史程名振为镂方道总管,将兵分击高丽。”33天之后,既唐龙朔元年(公元661年)正月,“募河南北、淮南六十七州兵,得四万四千人,诣平壤、镂方行营。”
同书下文载:“秋,七月,甲戌,苏定方破高丽于浿江,屡战皆捷,遂围平壤”。
但本书同页还记载:到九月时,“高丽盖苏文遣其子男生以精兵数万守鸭绿水,诸军不得渡。”
这里的记载,似乎浿水、平壤、镂方、辽东等地与高丽是有区别的。正月的平壤“行营”与七月的“遂围平壤”,应该怎么理解?“诣”的意思,是到达了某个地方,是指新募的四万四千兵到了平壤和镂方两个行营。如果平壤行营是唐军驻于句丽平壤附近,准备打仗的军营,就不用七个月后,“破高丽于浿江,屡战皆捷,遂围平壤”了。显然,这是句丽的两个平壤,其一已经在唐军手里。平壤行营,是在辽东,原王险城的平壤城。后一个平壤,是在现朝鲜大同江南的平壤。看来,这个“浿江”不是王险城的浿水,而是大同江。但是,如果是在大同江的平壤,七月破了大同江,围了平壤;到九月,高丽守鸭绿江,唐军不得渡。是互相矛盾的,不能自圆其说,也不能解释真正的战况。
——这里,对浿水和平壤城的记载,似乎与史实有出路。
而在公元667年到668年,唐李绩灭句丽国的战争中,从渡辽河开始,到集于鸭绿江,最后破平壤城,始终没见有一字写浿水的记载。
看来,浿水与大同江南的平壤是无关的,浿水也不是大同江。

5、《辽史》中的平壤
契丹人立辽国时,句丽已经被唐灭掉248年。其中辽国“地理志”中记载,句丽国都平壤城,“辽东京本此”。但同文的后面又说:“忽汗州既故平壤城也,号中京显德府”。同文、同段落之中,说了两个平壤城,显然是指两个地方。而句丽的国内城,既丸都山城,也正在渤海国中京显德府所治的地方。同在“地理志”中记载,海州所属的岩渊县“东界新罗,故平壤城县西南”。这个平壤,却是朝鲜大同江南的平壤。
辽史地理志中写出了三个“平壤”,恰恰是句丽国的三个平壤城。

6、《元史》中的平壤
元史,地理中载,现辽东地区有:辽阳路、广宁府路、都护府、定远府、大宁路、东宁路、沈阳路、开元路、咸平府、合兰府水达达等东北地区辽东各路及各级地方官府建制。
《元史·志第五十九·志第十一》(明宋濂著)记载的山北辽东道肃政廉访司所辖的东宁路本高句骊平壤城,亦曰长安城。汉灭朝鲜,置乐浪、玄菟郡,此乐浪地也。晋义熙后,其王高琏始居平壤城。唐征高丽,拔平壤,其国东徙,在鸭绿水之东南千余里,非平壤之旧。至王建,以平壤为西京。元至元六年,李延龄、崔垣、玄元烈等以府州县镇六十城来归。八年,改西京为东宁府。
是说:原本高句丽首都平壤城,也叫长安城,在乐浪郡的地方。唐征句丽,拔平壤城,句丽遗人向东逃到鸭绿江东南千余里,在那里还有一个平壤城,不是原先那个旧的平壤城。到了王建高丽时,以开城为首都,把这个平壤改为西京。到元朝至元六年(公元1269年),高丽大将李延龄等人带着平壤城等六十个城镇,来投元朝。至元八年(公元1271年),元朝把这个高丽的西京,也就是高丽平壤城改为东宁府。
在元史的记载之中,有高丽国的详细情况。高丽属于外夷之国,与国内官府的建制不同。说明,那个“辽东道肃政廉访司”所辖的各路——当然包括东宁路,不与附属国高丽国的建制相重合。后来,元朝又把这六十个城镇归还给高丽,但整个高丽国全都处于元朝的中央管辖之中。
《元史二百八,列传第九十五外夷一》(明宋濂)载:高丽本箕子所封之地,又扶余别种尝居之。其地东至新罗,南至百济,皆跨大海,西北度辽水接营州,而靺鞨在其北。其国都曰平壤城,即汉乐浪郡。水有出靺鞨之白山者,号鸭渌江,而平壤在其东南,因恃以为险。后辟地益广,并古新罗、百济、高句丽三国而为一。其主姓高氏,自初立国至唐乾封初而国亡。
这里所述,应该是说高氏句丽国。箕子的高丽国强盛时,西至辽河西岸,北至松花江北注段,东至海,南极朝鲜半岛和辽东半岛。这里,把句丽与高丽等同了。
这个“高丽”是指句丽,因为它的西北界过辽水是营州。合新罗、百济、句丽三国一部分土地为一的。句丽中后期,百济和新罗先后立国,三国曾并列生存。唐初而亡的也是句丽,不是高丽。句丽为国七百多年,其国主一直姓高;而高丽主姓王,到元时已经历经了27代国王,也有四百年,也一直没有改姓。
查阅史籍,王建不是句丽遗人的后代,是古高丽分支的古辰国后裔的辰韩,再分化出的新罗人。他祖居鸭绿江南,现开城,是富豪世胄。而句丽主高氏是古扶余人的后裔,出自古索离人,祖居松花江北。

《元史·志第五十九·志第十一》(明宋濂)还记载:元元路的咸平府
咸平府,古朝鲜地,箕子所封,汉属乐浪郡,后高丽侵有其地。唐灭高丽,置安东都护以统之,继为渤海大氏所据
这个“高丽”,显然是句丽国。所谓咸平府,源于渤海国的咸平府。后来的高丽国,是在大氏的渤海国末期才成立。高丽国918年成立,渤海国926年灭亡。而古高丽国(古朝鲜),是在汉武帝时就被灭掉了。唐灭句丽时,高丽已经不存在七百多年了。金、元咸平府与辽咸平府相同,都在渤海国的中京显德府地界之内。


四、现朝鲜的平壤
高句丽以“南平壤”的位置在大后方,面对虎视眈眈的中原,安全系数极高。这个平壤城,前有辽河为第一道屏障,接着又有小辽河、浿水阻隔,更有鸭绿江再作天然屏障。辽东水系发达,河道成网,湿地无数,山势险要。中原大军进得辽东,不容易出得辽东,何况鸭绿江东?所以,有战略思维的统治者,是很容易选择此地为安全后方的。
南平壤是句丽国的最后堡垒,为句丽国留下了不朽的辉煌。句丽国来源于扶余国,扶余国来源于索离国;索离人与肃慎人、濊泊人、挹娄人、勿吉人同源,都是息慎人后裔。他们信奉太阳与火,崇拜东方,以鸟为信奉图腾,以火为吉祥物,是炎帝的后裔。
南平壤位于现朝鲜的平壤城,现朝鲜来源于高丽和李氏朝鲜,高丽来源于新罗的泰封国;新罗来源于辰韩,辰韩来源于古辰国,古辰国来源于古高丽侯国,古高丽侯国来源于古朝鲜;古朝鲜的祖先是王俭,王俭的祖先是少昊氏,少昊氏的父亲是黄帝。
南平壤城与现平壤城地址相同,但根源不同。在此,从新罗的泰封国说起。
公元904新罗王室庶子弓裔在铁圆(今江原道铁原)建立了泰封国。公元918年,泰封大将松岳郡(现在的开城)豪族王建杀弓裔,以松岳(现开城)为京都,建立起高丽王朝。
自句丽灭亡250年后,遗落的南平壤再次有了发展的机遇。由于其重要的战略地位,引起了高丽王朝的注意。王府曾宣布“平壤古都,荒废虽久,基址尚存,而荆棘滋茂,……宜徙民实之,以固藩屏,为百世之利” 。于是迁移西部诸州居民,充实起已经荒芜的平壤城,并设置“为大都护府” 。
公元926年,高丽王朝将平壤定为“西京”。经过多年建设,平壤已相当繁华,特别是当时的平壤遍植柳树,有“柳京”之誉。
公元935新罗王朝最后一代国王敬顺王自愿归顺高丽,公元936后百济被高丽征服。公元956年,高丽王朝公布《奴婢按检法》,使许多奴婢恢复农民本来的良民身份巩固了新的政权。平壤为开拓西北领土的根据地和军事、政治中心。公元1007,高丽的疆域扩展到鸭绿江。
公元1269年,高丽西京都统领崔坦、李延龄投降蒙古,贡献50余城高丽城池,平壤为蒙古所占。后成为元朝辽阳行省的东宁府,隶属元朝直接管辖。
公元1290年,应高丽忠烈王的请求,元朝将东宁府归还高丽,仍为元朝间接领地,高丽为元朝的征东行省。
公元1392年,亲明朝的大将李成桂从鸭绿江边回兵,推翻高丽,建立朝鲜王朝。李氏朝鲜时期,平壤仍为当时朝鲜的重要城市,在当时称“平壤府”,是平安道的首府。
公元1592壬辰倭乱,日本攻陷平壤城,后来在明朝援军的帮助下与日军激战,收复了平壤。
公元1627年的丁卯胡乱和1636年的丙子胡乱期间,满洲(女真)军队曾两度攻占平壤,大量市民被掳走为奴隶,平壤又遭到严重破坏。
公元1894年,清朝和日本的军队在平壤开战,最后清军战败,是为中日甲午战争中著名的平壤战役,此外,平壤的外港镇南浦还是当时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时日本的兵站基地。
公元1895年,朝鲜脱离清朝,名誉独立,实际被日本占领。
公元1896年,朝鲜将8道划分为13道,平壤隶属平安南道,仍为该道首府。
公元18985月,大韩帝国政府宣布向各国开放平壤
公元19025月,大韩帝国将平壤升格为陪都,称西京。随着平壤的对外开放及地位提升,逐渐成为朝鲜半岛的商业和工业中心
公元1931年,发生万宝山事件,平壤市民在日本人的误导和唆使下引起大规模的排华骚乱。
公元1945年,日本投降,平壤为苏联占领。
1948年,在苏联的安排下,以金日成为内阁首相的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朝鲜半岛北部建立。并定都平壤。从此,平壤成为一个国都,至今已经历金日成、金正日、金正恩三代
现在的平壤,已经历经后高丽国、李氏朝鲜国、金氏朝鲜国,计1097年。
高句丽的首都之一南平壤,曾在句丽的历史上起过重要作用。在句丽灭亡后,遗人再无重新复兴的能力,所以句丽民族已经分崩离析,逐渐融入新罗、伯济和三韩民族之中。250年后,三韩民族的后人,辰韩发展起来的新罗人成立了新的高丽国。高丽国更重视的是自己的祖先,所以他们把开城作为自己的首都。虽然他们重视平壤城,但从来没有把平壤当成自己的国都。北朝鲜立国,才成为首都。
高句丽的南平壤在国破人亡的情况下,逐渐衰落,居民流失,已经是荆棘滋茂”。直到高丽立国,已经过了250年的悠长历程,句丽遗人早已荡然无存。
而开城豪贵王建,毫不犹豫地立开城为国都,说明了两个问题。一是,明确了高丽的根基在开城;二是,说明高丽非句丽遗人所建,高丽人与句丽人也决不是一回事。
已故的句丽南平壤城“荒废虽久,基址尚存”,所以高丽才重新修建这个地方。然而地址相同,前后两城的性质却是截然不同,新的平壤城居民也不是原先的居民,而是从朝鲜各地迁移过来的朝鲜各族百姓。
后高丽时代的平壤城从未作过后高丽的国都,只是作过后高丽的西京。
事实说明——后高丽的平壤城,不是250年前句丽的平壤城,现在的平壤城更有异于古高丽及后高丽的平壤城。


五、结论
从以上各项引文及论说的内容知,平壤城的概念出自高氏句丽国,是句丽国的三个京城。
其一,是古王险城;
其二,是古丸都山城;
其三,是古平壤城。
而现朝鲜平壤城,虽然是在古代高氏句丽国的南平壤原址上建设起来;但因其居民,已经不是句丽国遗人;城市也是在荒芜的原址上重新建设,作用和民俗都不相同;所以,现朝鲜平壤城不能称为中国古平壤城。



欢迎访问盘龙历史论坛!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帐号

本版积分规则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