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盘龙历史网
  • 中国军情
  • 环球军情
  • 媒体评论
  • 亚太关系
  • 时政参考
  • 军事畅谈
  • 国际观察
  • 军工科技
  • 国学书库
  • 正史资料
  • 军事电影
  • 历史论坛
  • 盘龙军事网
     位置:首页 → 盘龙军事网 → 中国军情
     济南军区1人为部队省6.75亿元 常遭人威胁报复
    2015-11-23   当前 条评论

     

        要问最让承建济南军区工程的承包商们头疼的人是谁,答案肯定是――陈玉晋。

        眉毛高挑着,细长的眼睛下挂着厚厚的眼袋,两道法令纹威严地垂在鼻翼两侧,50岁的陈玉晋在业界有一个响当当的名号――“审计一把刀”。

        陈玉晋是济南军区审计局审计事务所的高级审计师,和建筑公司打了几十年交道。一个项目施工完毕,施工方会汇总计算出建设单位应付的工程款。陈玉晋的工作,简单来说,就是要检查这笔工程款里有没有藏着虚报的“猫儿腻”。

        28年来,他先后审计工程3300多项,审减施工单位多算部队工程款6.75亿元。“该给你的一分也不会少,不该给你的一分也拿不到。”这是他对施工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

        “审计就是审良心”

        陈玉晋是一个视工作如生命的人。28年来,他每年都有200多天在外出差,每次审计结束是他最有成就感的时刻。

        “又打了一个胜仗!”曾经并肩战斗、现在已经退休的同事史军回忆说,每审完一个项目,这是陈玉晋一定会说的话。 

        2009年,他复审某驻军经济适用房工程,在初审的基础上又审减1000余万元,为每个参建住户节省了两万元资金。工作结束时,住户们自发地为他送行。这个细节陈玉晋在心里记了6年。

        “看得出来,他非常喜欢干审计。”史军说。但走上审计这条路却并不是陈玉晋的初衷,年轻时的他喜欢写诗,愿望是成为一名文字工作者。

        1984年,陈玉晋入伍后奔赴前线参加边疆保卫战。他所在的部队作为前指战场运输保障单位,冒着炮火多次往返前线和后方。最危险的一次,炮弹就落在距他乘坐的汽车10余米的地方。

        也是在这年,陈玉晋参加全军统考,本来想读军事政工专业,结果却被军事经济学院基建财务专业录取。“总感到既然录取就是部队需要,那就好好学吧。”从此,他在工程审计领域一干就是28年。

        长期同施工单位打交道,陈玉晋逐渐意识到,审计是一个交织着情与法、得与失的复杂领域,托人情、找关系的现象屡见不鲜。

        从进入审计岗位开始,他就给自己定下了“四不”原则:不吃施工单位的宴请、不收施工单位的财物、不怕施工单位威胁、不给施工方的说情人面子。

        “审计就是审良心。”他说,“这样才能挺直腰杆做工作。”

        一次,在某部新营区工程的项目审计中,施工经理敲开陈玉晋房门,拿出一个厚厚的信封表明来意:“咱总不能不食人间烟火吧?”

        “你无非是想用一粒芝麻换一个西瓜。” 陈玉晋 “咣”地一声把门关上,“请回吧,我不吃这一套!”

        上世纪90年代,在某单位的项目审计中,施工方找分管工程的部队领导打招呼,请他多多关照。结果陈玉晋去该单位审计,最后把131万元的结算审减了70万元。有人说陈玉晋这下得罪了领导,他却满不在乎:“怕得罪人就别干这行!”

        2000年12月,史军陪同陈玉晋审计洛阳某干休所改造项目。他记得,刚到时有八九个退休老干部天天带着马扎坐在审计现场,“对我们不放心”。看到陈玉晋跟施工单位争得面红耳赤,来的老干部越来越少,“最后索性没人来了”。还有的老干部反倒关心起陈玉晋来:“别老熬夜,注意身体!”

        “如果大家都像他这样,这个行业就不需要再动歪脑筋了”

        工作时间长了,陈玉晋逐渐掌握了一些施工方容易钻空子的地方。

        比如招标。内行人都知道,招标时有些施工单位为了中标,往往故意少算漏算低价中标,然后施工中再巧立名目,想办法把吐出去的钱“补”回来。

        这样一来,施工单位的预算员就会找各种不必要的理由变更签证,以增加工程款总额。在建筑行业有一句话,“挣钱不挣钱,全靠预算员”。

        陈玉晋自然明白施工方的“小九九”。他在审计中对每一张变更签证单都进行仔细核查,绝不放过一个违规之处。

        在施工过程中,有的企业还存在着偷工减料的情况。针对这个问题,陈玉晋总是一头扎进施工现场,用眼睛看,用卷尺量,有时甚至还要砸开墙体、钻透路面去一一核实。

        今年10月,在审计某部经济适用房的穿线管项目时,工程图纸上要求使用造价较高的KDJ钢管,而施工单位却使用了成本较低的镀锌薄壁钢管。用在墙壁里的材料,谁会注意?没想到陈玉晋坚持让人凿开一段墙体,一眼就认出了镀锌薄壁钢管,在事实面前,施工方的负责人哑口无言。

        有时遇上建筑方不配合、施工方耍无赖的情况,陈玉晋就一个人到现场,用石头压住卷尺一端独自测量。午饭时没人喊吃饭,他就买包方便面凑合一下。“你欢迎我也得审,你不欢迎我照样审。我要把这个地方审成铁的事实!”他抬高声调说。

        28年来,陈玉晋也积累了很多对付不法施工方的办法:整理出施工方存在的问题,先向其总公司致函反映,再向建设和工商部门投诉,问题往往迎刃而解。

        没事的时候,陈玉晋喜欢去转建材市场,打听各种建材的单价。“这样可以防止施工方虚报价格。”他说。

        史军和陈玉晋认识近20年,他经常陪同这个老朋友一起审计项目。在他的印象里,陈玉晋出差时行李箱里至少有一半都是书。工作之余,他最常去的地方就是当地的书店,每次去都要买回几本最新的专业书。时间长了,陈玉晋家的小书房堆满了各种书籍,无处下脚,最后变成书库。

        正是有了这些积淀,陈玉晋才能在与施工单位的审计谈判中表现得游刃有余。

        2005年10月,他受命复审某陆航团建设工程,在初审两遍的基础上又审减掉1800余万元。施工单位经理急得跳了起来,从公司挑选3名预算员采用“车轮战术”和他过招,结果纷纷败下阵来。

        得知陈玉晋被称为军队审计“一把刀”,这个经理不惜重金请来当地一名号称 “金牌造价师”的高手与他对垒,并许诺每争取10万元就奖励1万元,结果还是无济于事。“你就认了吧!”“金牌造价师”最后只得劝经理放弃。

        对陈玉晋寸土必争的谈判风格,河南五建有限公司经理曹彬也同样深有感触。在2013年某医院项目审计中,陈玉晋让他的团队伤透了脑筋:“我的预算员28岁,审计之前170多斤,审计结束后只剩下140斤!”

        “以后我绝对不想再碰到像他这样的审计人员!”曹彬显得有些无奈。但他又对陈玉晋清正的审计品格表示赞赏:“他这样的人还是越多越好。如果大家都像他这样,这个行业就不需要再动歪脑筋了。”

        “我可能有许多敌人,但没有一个私敌”

        虽然拥有军队审计“一把刀”的声名,但陈玉晋从来不觉得自己有权力“滥杀无辜”。“每一刀都切得有根有据,绝不损害施工方应得的利益。”他谨慎地说。

        但即使这样,仍然有人对他恨之入骨。因为他在审计工程中动的是一些人挖空心思、即将到手的“真金白银”。

        为了避免这种结果,施工方几乎使尽了浑身解数。当利诱对他不起作用时,威胁便接踵而至。

        一次,陈玉晋在审计某仓库工程时审减掉了30多万元工程款。施工单位先是托人说情不成,随后就动了歪招。一天中午,陈玉晋吃完饭回招待所时被施工单位经理带着3个小混混堵在了路上。“敬酒不吃吃罚酒。”喝得醉醺醺的经理指着陈玉晋对小混混们说,“你们3个,走近点!”

        3人把弹簧刀一弹,迎着陈玉晋贴了上来。陈玉晋冷笑了两下,高声说:“没想到你今天来这套,解放军的审计人员是吓大的吗?当年我在战场上连敌人都不怕,还怕你们?”

        听到这话,两个小混混往后一撤,把弹簧刀藏到了身后,另外一个也紧跟着溜了。“没想到,你这个人敬酒罚酒都不行,软的硬的都不吃,算我倒霉!”孤身一人的单位经理最后也没趣地走了。

        “我可能有许多敌人,但没有一个私敌。”陈玉晋说。那件事后,他又先后受到多次威胁,每一次都是理直气壮,把对方的气焰压下去。说的话虽然硬气,但他心里并非没有顾虑:“我最担心的还是家人的安危。”

        陈玉晋的妻子李永红经常在半夜收到恐吓电话,为此她专门在枕头底下藏了一把水果刀。

        2004年秋天,在接到一个恐吓电话的第二天,李永红遭遇了一桩“意外”:在她骑电动车送儿子陈凯上学的路上,一辆黑色摩托车突然把母子俩撞倒后扬长而去。车祸造成陈凯右前臂尺桡骨骨折,而那时的陈玉晋仍在外地出差,第二天才火急火燎地赶回来。

        陈玉晋对家人的愧疚还不止这些。2008年7月17日下午,济南突降百年不遇的特大暴雨,李永红接到放学后的儿子冒雨往家赶,滂沱大雨淹没了路面,冲开了下水道井盖,母子两人差点被湍流冲进了下水道。

        “如果不是几个人紧紧地手拉手,再加上交警和好心人奋力相救,我可能永远见不到他们了。”回忆到这里,很少流泪的陈玉晋的眼睛湿润了。

        一开始,李永红并不理解丈夫为什么把审计看得那么重。后来了解得多了,她也被陈玉晋的精神感动。“本来不想让儿子陈凯再穿军装,最后还是鼓励他去报考了军校。”李永红承认,是丈夫的事迹影响了自己的决定。

        今年7月,陈凯以优异成绩获得军校双学士学位。毕业分配时,他在陈玉晋的鼓励下主动提出要去一线艰苦部队建功立业。“爸爸是我最崇拜的偶像。”他说。